关灯
护眼
    “逆贼!是你弄断了邱大将军的降真香?”狐狸扭头看着眼神迷离的夏毅发出一声怪叫。

    “可笑!一个死不瞑目的厉鬼而已,受了些世人香火祭拜,也配说自己是保佑一方的真灵?”

    从库房门口缓缓走来一道身影,等那身影走到近前,竟是一个身材短粗的胖子。

    胖子看了眼倒地不起的男子,脸色瞬间大变,对狐狸冷冷说道:“好一个林家太子!金城百姓念你忠义不屈,为你建祠立庙收拢亡魂!这四百余年香火不曾断绝,想不到你今天竟然想要将无辜百姓备为血食?”

    狐狸歪着脑袋看了看他道:“你是何人?”

    胖子冷笑一声,看了看呆立在一旁的夏毅,从怀中掏出了一面纹有祥云的图案的黄色小旗摇晃了两下了道:“尘归尘,土归土!上通无极,下摄幽冥。赫奕威杀,霹雳震惊。雾霭腾腾,江海翻鸣。吾奉显定极风天招真童大帝急急如律令!”

    随着他口中咒语落下,整个天空恰好响起了一声闷雷,从那小旗子上面腾出了一团白雾,在这雾霭之中竟有一虚幻人影渐渐显化,居然是一个手持竹笛的年幼道童。

    狐狸望着年幼道童一脸惊恐,早就没有了林家太子的皇家气度,单脚朝后蹦了几下嘶吼道:“吾受世间香火重塑真身,有昊天金厥篆箓册封,是在籍的鬼仙土地,你安敢欺辱于吾?”

    胖子嘿嘿一笑并不答话,只是将手中的黄旗随手舞动了几下。须臾间整个天地变色,狂风呼啸,那道童微微撑开一目,一股威严弘大的气息充盈在整个天地之间。

    “诛!”

    未见那道童朱唇开启,却有一清亮的声音回响在整个天地之间,就连眼神迷离的夏毅也恢复了短暂的清明。

    “曹刚龙?”夏毅看着面前气势大变的胖子,感觉像是做梦一般,不可置信地晃了晃脑袋,又进入了迷离状态。

    曹刚龙更是不可思议地看了夏毅一眼,尚来不及答话,手捧着黄旗又掐出了一个繁复的指诀。

    “尔敢!”

    狐狸盯着曹刚龙的手指发出一声悲呼,忽然有无数血红利刃从虚空中显出,狠狠刺入了他的身体。

    “啊!吾乃在册土地……尔等凡人……胆敢诛杀神只?吾必将上报昊天金厥……告汝等弑神之罪……”

    “哼!生前还算忠义,死后作威作福!就算你告上于灵霄天庭,你这等恶神,我也定斩不赦!”曹刚龙双眼一瞪,将手中的黄旗卷了一卷,那狐狸的七窍之中竟喷出了滚滚浓烟,从天降下了一柄紫红巨剑,将他斩为一团灰飞。

    “轰隆隆!”头顶的乌云黑雾翻腾,震耳欲聋的雷声连续不绝。

    曹刚龙将手中黄旗一展,扬声道:“邱鹏,你这愚忠的蠢货!难道你也想尝尝魂消魄散的滋味?”

    “轰隆隆……”乌云中响起了一声炸雷算是对他的回应。

    “嘿嘿!有本事你就下来,不然就给我混到一边去!你以为当个艾丰山的山神就很了不起了?这边是临仙县,你敢动下手试试!”

    那乌云黑烟滚滚的持续了半晌,在炸响了数个惊雷之后,终于渐渐消去。

    曹刚龙望着天空的毛月亮,长吁了一口气,对着道童的虚影拜了两拜,说道:“多谢组长赐宝!若非有这宝物在手,今天邱大将军下界可就真麻烦了!”

    那道童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空中却传来了一道女声:“曹刚龙!这次林家太子狂性大发,害的乙金身受重伤!你作为临仙县的值守人履职不明,这是脱不开干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