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啊……”狐狸昂头发出一声长啸,一股股小旋风诡异地出现在身体两侧,那条折断的左腿发出一声脆响,凸出在外的骨茬子缓缓向着体内移动。

    “咦呀!自古凡人悲往事,将来仙佛为谁仇?吾恨那!吾恨那……”狐狸单腿站立,开口唱了一句古怪的偈语。

    老张惊恐地看着这一幕,口中那喃喃自语道:“难道……这是林家太子来了?”

    狐狸笑嘻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怪笑道:“嘻嘻,你这老汉既然见了本殿下……为何还不下跪?”

    他随即用手一指,一道劲风扑面而至将老张重重掀翻在地。

    老张被摔得七荤八素,艰难地抬起脑袋喊道:“陈伟?陈伟?你快点清醒过来!这林家太子想要夺了你的舍啊!”

    狐狸口中发出一声轻喝,低垂的眉眼猛然睁开,面容狰狞道:“你这逆贼……该杀!”

    老张的身体凭空浮起,数道透明的气浪猛然轰在身躯之上,溅起了大片的血花。

    “噗!”从他口鼻中涌出了大量的鲜血,一块块骇人的黑斑从肌肤上鼓出。

    狐狸单腿往前一跳,竟足足有一丈多远,他摸了摸老张的面颊唱道:“休说富贵无尽享,只恨生在帝王家!”

    老张的身子被扭成一个奇怪的姿势,脑袋拼命朝后仰着,脚后跟却反弯上来,紧紧抵在后脑勺上面,一时间只有出气没有了进气,口中发出了沉重的呼呼声。

    狐狸摇着脑袋一脸惋惜道:“可惜你这逆贼年老体衰,否则邱大将军也能下来耍耍!”

    他随手轻轻一摆,老张的身躯发出几声闷响,居然被扭成了一个血淋淋的圆球。

    “啊!”小雪躲在窗台一角惊恐地望着这一幕,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

    “咦?”

    狐狸的鼻尖耸动了几下,呵呵笑道:“莫非是我那可怜的爱妃?盈盈楼上女,娥娥红粉妆……”

    小雪眼见摇头晃脑的狐狸一蹦一跳地向这边走来,一颗心都被提到了嗓子眼,她慌忙地四处打量了一圈,猛然发现后墙之上竟处有一扇半掩的大窗,当即朝那边飞奔而去。

    “哎呦!”

    就在慌忙奔跑的途中,脚腕被一双的大手猛然攥住,将她重重摔倒在地。

    黄伟从木箱的后面探出半个身子,狞笑道:“贱货,你以为你能跑得了?”

    “放开我!放开我!”小雪死命蹬踹黄伟的脑袋,口中大声惊呼。

    黄伟只感觉鼻头火辣辣的一阵生疼,仍是紧紧拽着小雪的脚腕咬牙道:“贱货,你以为你能跑的出去?今天……我就是死,也要拉你垫背!”

    “咿呀呀!想佳人、误几回……”身后传来了诡异的歌声,只见狐狸一脸悲愤地看着他俩。

    黄伟扭了扭脖子,盯着门口单腿站立的狐狸紧张道:“大……大哥!我……”

    小雪趁他分神之际猛然踹出一脚,正正踢在黄伟的下巴处,发出一声骇人的脆响。

    “啊……贱人!”黄伟捂住下巴,疼的眼泪哗哗直淌。

    小雪一个蹦子跳起来,用尽全力朝后墙跑去。

    “咦?爱妃的性子还是如此刚烈,可恨我那昏庸的父皇啊!烈妇清贞枉送命,昏君愚昧落灾殃……”狐狸晃了晃脑袋,又用怪异的声调缓缓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