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什么?王胡子这个废物!”狐狸傻了眼,望着面色逐渐阴沉的夏毅,不由地朝后退了两步。

    “狐狸!你他妈耍我?”夏毅大喝一声,对准身旁地痞猛然挥出一拳。这一拳势大力沉,将前一秒还洋洋得意的地痞打的躬成了一只大虾。

    “我他妈耍你?嘿嘿,你跟我玩这套把戏,还真当老子是雏儿?”狐狸嘿嘿一笑,眼中闪过了一丝狠厉。

    几名膀大腰圆的地痞不待他发话,挥舞着手中的砍刀虎视眈眈地望着夏毅。

    夏毅淡淡一笑,将手臂一前一后撑在胸前,膝盖猛地向前一弯,摆出了一个古怪至极的架势。

    “哎呦,还是练家子啊!”一名赤裸着上身的壮汉轻蔑一笑,将面前的众人扒拉到一旁,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夏毅。

    “大口哥,这小子嚣张得很,今天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大口哥,弄死他给弟兄们报仇!”

    “嘿嘿,小子你死定了!你知道大口哥原先是干啥的不?县武装大队的陈教头的关门弟子,你小子完蛋了!”

    地痞们见到壮汉出手,纷纷叫嚷起来,一脸幸灾乐祸地看着夏毅。狐狸轻轻看了一眼大口,缓缓坐在了沙发上扬声道:

    “大口,下手麻利点!砍掉他的两条胳膊,算是给姓曹的一份见面礼!他们巨龙公司再牛逼,在这临仙县也要给老子夹起尾巴!”

    大口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钢刀拍了拍健硕的胸大肌说道:“小子,混哪的?胆挺肥啊?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下厉害!”

    他手腕猛然一扭,筋肉虬结的右臂高高举起,闪着寒光的刀刃带起一股劲风,照着夏毅的脑门迅速劈下。

    夏毅眼中寒芒微动,双膝猛然一弹,整个人像一根利箭般射了出去,右手死死抵在对方的刀柄之处,摊开的左掌距离大口胸膛不过数寸。

    “嘶!”

    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身高将近一米九的大口哥被这个一米七的小个子死死抵在原地,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大口诧异地看了一眼夏毅,握紧钢刀的手臂正微微地打着颤儿。自从混入黑道,他便仗着身高优势屡建奇功,黑道之上提起大口“单刀王”的名号,谁人不露出一脸的敬佩和畏惧?

    “单刀王”如日中天的时期,即使是名声大噪的王建勇,大口都不曾放在眼中,如今却被这个毛头小子挡住了钢刀,顿时将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小子!你……有种!”大口双目充血,双手握紧刀柄用尽浑身力气朝下压着手腕,双臂之上竟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夏毅咬紧牙关并不答话,从腰眼之中腾起了一圈圈的热浪,沿着脊柱中线蔓延到四肢上下,丹田之内好似燃起了一团火焰,有一柄金黄色的小刀,悬浮在火焰之上。

    狐狸看着面色愈发痛苦的大口,知道事情已经不受控制,慌忙大喊道:“上,都他妈给我上!”

    几名马仔相互对视了一眼,刚要提起手中的钢刀上前,夏毅的周身腾起了一圈凶猛的气浪,一股凌厉且癫狂的意味充满了整座房间之内。

    “哐当!哐当!”

    随着几声脆响,几名马仔手中的刀具纷纷坠地,他们茫然地对视一眼,心底传出了一丝莫名的恐惧。

    “这家伙……”狐狸看着眉眼低垂的夏毅,心中隐隐感到有些不安,他从沙发上缓缓起身,口中吩咐道:“通知老张,封死大门!今天所有人只进不出!还有……你们他妈快点弄死他!”

    几名马仔晃了晃脑袋,为难地看了眼气急败坏的狐狸,朝前艰难挪动着脚步。

    “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