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小子,爬过来把这根烟吸了!”大胡子单脚踩在桌子上,将口中的香烟屁倒转,轻蔑地看着黄伟。

    黄伟皱了皱眉头,盯着大胡子害怕道:“王哥,这烟……我是真的不会!”

    “嗯?你妈的,你还是男人不?”大胡子扬了扬手臂,做出一副就势要打的样子。

    “王哥!我……我真不会啊!求您不要再打了!”黄伟害怕地抱住了脑袋,口中哀求道。

    大胡子照准他的脑袋就是一拳,哈哈大笑道:“娘的,你说你咋这么没出息啊?连烟都不会抽?那我问你,酒你总会喝吧?”

    黄伟痛的龇牙咧嘴,捂住脑袋弱弱说道:“酒……我只能喝一瓶!”

    “哟!看你这斯斯文文的样子,没想到酒量还不小!”

    “小子,你吹牛皮呢吧?就你这熊样,还能喝一瓶?”

    “王哥,这小子口气不小啊?不如咱试试他的酒量?”

    一旁的地痞们纷纷起哄,将桌子拍的啪啪作响。

    大胡子瞪了瞪眼睛,指着黄伟说道:“行啊,小子!我就说你们这些干工程的,哪能烟酒都不沾!那和个废物有什么区别?小五子,去隔壁房间搬箱酒来,爷们今天要开开眼!”

    一名年纪不大的地痞欢快地应了一声,一溜烟跑出了门外,不一会就抱着一大箱白酒走了进来。

    黄伟看着白酒箱一脸的苦涩,轻声问道:“王哥,咱们喝这个?”

    大胡子冷笑一声,用牙咬开了一瓶酒道:“这他妈不废话吗?不喝它,喝凉水啊?拿着!”

    黄伟盯着大胡子递来的酒瓶,颤抖着伸出了双手。

    “黄伟!”一角落中传出了清脆的女声,小雪一脸紧张地盯着黄伟。

    大胡子搓着手掌,笑吟吟地盯着小雪说道:“哟!小美人你睡醒了?”

    小雪瞪了他一眼,扭头对黄伟说道:“黄伟,你不知道自己喝不了酒吗?你就这么听他们的话,你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了吗?”

    黄伟眼神复杂地看了看小雪,对大胡子说道:“王哥,我喝一口行不?”

    “妈的,你跟老子玩呢?你一口气全喝完,不然老子非撕烂你的嘴!”

    黄伟见一脸凶相的大胡子,颤颤巍巍地将酒瓶送到嘴边,大声哭泣道:“王哥,我从小就酒精过敏……真的是喝不了酒啊!求您饶了我吧!”

    “啪!”

    大胡子扇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咬牙道:“你他妈,连老子都敢耍?你刚才还说能喝一瓶,现在又酒精过敏了?”

    黄伟捂着红肿的面颊抽泣道:“王……哥,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能喝完一瓶啤酒啊!”

    “去你妈的!给我弄死他!”大胡子发出一声怒吼,一脚将黄伟踹翻在地。

    地痞们纷纷上前,拳脚如同雨点般倾泻在他的身躯之上,将黄伟打的哀嚎不止。

    “住手!你们都住手啊!”小雪在一旁焦急地喊道。

    “咦?”

    大胡子扭头看了小雪一眼,朝众人摆了摆手道:“小美人,你在求情?想让我不打他也行,你只要……嘿嘿!”

    小雪看着一脸猥琐的大胡子,双手使劲拽紧了衣领。这大胡子从第一天开始就对自己有非分之想,若不是自己拼死反抗,下场真的不敢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