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门头破碎的爱尚酒吧内人声鼎沸,送食材的小刘瞅了瞅聚集在门外的几名同行,又瞅着门前狼藉的地面,一脸狐疑地问道:

    “老李、老张!你们也来送东西了?这边是个啥情况,咋成了这副模样?”

    一名身着油腻夹克的男子搓了搓手,将三轮车上的半扇子烤猪卸下来,神秘笑道:“小刘,你还不知道吗?这桥南变天了!程文倒台了!”

    小刘眼睛一瞪,惊呼道:“啊!不是吧?文哥出事了?难道被人……”

    那人嘿嘿一笑并不答话,反而是一脸神秘地看着他,朝酒吧方向挪了挪嘴巴道:“自己进去看看吧!里面正在欢迎新老大呢!”

    “新老大?不会是金佛村的铁柱哥吧?早就听说他对文哥不满了,这南桥的位子是该他来坐!”小刘肯定说道。

    他虽然只是一名市井小贩,但一直怀揣着叱咤黑道的梦想,对于南桥黑道的种种风吹草动,可是比任何人都要上心。

    “屁!铁柱,他有那本事吗?听说上次镇海桥头和北边的火拼,他溜得比耗子还快!”男子翻了一个白眼,朝地上狠狠唾了一口。

    小刘愣了一下,恍然大悟道:“不是铁柱,那南桥谁还有这等势力?啊!我明白了,一定是桥北的狐狸!早就听说他想对南桥这边动手!看来我们南桥黑道还是玩不过北桥啊!”

    正在说话间,酒吧门内钻出了三名醉意熏熏的地痞,解开裤腰带对准门前的喷泉就是一阵放松。

    一名左臂纹着龙虎的地痞一边小解,一边瞪着他骂道:“小刘子,你在那边嘀嘀咕咕些什麽?让你送的猪蹄半天不见影子?非要老子赏你两耳光,才肯进去?”

    “大张哥,我这不是刚来吗?我这马上就给您送进去!”小刘点头哈腰地道了声歉,将两袋包烤猪蹄拎在手上,飞快朝酒吧跑去。

    地痞一脸的不耐烦,在小刘错身的照面,对准他的屁股使劲踢了一脚,口中骂骂咧咧地说道:“一点眼色都没有,要是让毅哥和大橙子哥等烦了,老子非要扒了你的皮?”

    小刘吃了一惊,将这两个名字牢牢记在心中,便一头钻进了酒吧内……

    整个宴会持续到半夜三点,才渐渐迎来了尾声。夏毅和大橙子每个人至少都喝下了两斤半的白酒,连在道上号称酒神的杨哥都感觉有些吃不消,更不要说刚开场就被喝翻在地的小黄和小尾巴。

    同数十名表达忠心的小头目碰了几杯后,夏毅也终于感觉自己的眼皮有些发胀,他同左摇右晃的大橙子相视一笑,举杯道:“大橙子,这盘子算是彻底交给你了!”

    大橙子醉眼朦胧的看着他,将手中的酒水一饮而尽,大着舌头说道:“毅哥!弟弟知道……你绝非……常人!你就……安心的去吧!”

    随着话音越来越低,大橙子趴在桌子上,口鼻中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夏毅一时间哭笑不得,这大橙子和李大嘴的酒风还真是一模一样,说倒就倒毫不含糊。他朝默默注视着自己的杨哥点了点头,又指了指熟睡中的大橙子,将杯中酒水昂头饮下。

    谢绝了相送的众人,嘱咐杨哥将大橙子安排妥当后,夏毅一个人独自走在寂静的步行街上。

    夜风拂过面颊,夏毅抬头着半空的圆月,心中自是感慨万千,从一个肄业在家的大龄青年,摇身变成了玄门龙组的中级成员,短短的数月时间,他的人生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圆月的照耀下,夏毅心中竟腾起了一种莫名的冲动,无数酒水化为了圆滚滚的汗珠从毛孔中缓缓流出,有一种无法抑制的癫狂想让他将平生所学尽数施展出来。

    “狂字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