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哎哎!误会!误会!”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时,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着挤进了二人中央,将手中的木棒上下挥舞了两下。

    “丙金,你到底是哪一边的?”庚水瞪着他,一脸的怒意。

    丙金神秘一笑,在一众地痞们诧异的目光中,搂住了夏毅的脖颈将他带到一旁,轻声说道:“消消气,消消气!都是自己人!”

    夏毅心头一惊,这看似嬉皮笑脸的青年也绝非常人,他身形一转,便能将手臂搭在自己的肩头,步法甚是诡异。

    更可怕的是这看似随意的搭手,正有意无意压住自己肩头的肩井穴处,这肩井穴骨属于足少阳胆经,一旦受创必会造成气血粘滞。所以古时的武者,对于搭肩勾背最为忌讳。

    “谁和你是自己人?把你的手拿开!”夏毅挣扎了几次,丙金依旧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但是那条手臂却像被黏在了他肩头一般。

    丙金见夏毅动怒,笑嘻嘻地抬起了手臂小声说道:“龙组丁火是吧?我们是兔组三杰,我叫丙金,那边的小美女叫癸水,最有女人味的那个叫庚土!你可别看她一天凶了吧唧的,其实心胸大着呢!不信,你仔细瞅瞅!”

    夏毅不可思议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庚土丰满的胸部,心中的敌意顿时消散了大半,这人和天聋他们有着明显的不同,起码他的好色是写在脸上的。

    庚土和癸水看着他们在一旁嘀嘀咕咕,夏毅又不时抬起眼睛瞄向自己的胸部,顿时怒不可遏地喊道:“丙金,你在嘀嘀咕咕些什么?信不信我回头告诉组长,就说你里通外国?”

    丙金缩了缩脖子,朝庚土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道:“我说姐啊,你就别捣乱了好吧?都是给组织办事,稍微有点误会,这不马上就解释清楚了,你非要打打杀杀才行?”

    “哼!那你快点,红海省的屁股还没有擦干净呢!”庚土一时语塞,翻出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丁火,实不相瞒我们也是三天前才赶过来的!你能如此戒备,看来同血盟那伙人交手了?”丙金遮住口鼻,悄声问道。

    夏毅看了丙金两眼,明白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兔组成员,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丙金绕到他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朝脖子抹了抹轻声道:“你居然没有受伤?那些人……你都给……”

    “嗯!”夏毅又重重点了点头。

    “嘶……”

    丙金深深吸了一口气,对他竖起了一根大拇指,口中说道:“牛逼!”

    夏毅看了看站在角落中的大橙子自嘲一笑,若非有大橙子父亲的残魂出现,自己可能早就被化为一滩脓血了。

    “对了,丙金师兄!这血盟到底是什么来头?”

    丙金耸了耸肩,深深看了他一眼道:“什么来头?这里面的情况比较复杂,我也一时讲不清楚!大概是这伙人从一开始就是组织放长线钓大鱼的诱饵,至于为何会突然发难,这里面的情况恐怕只有你最清楚了!”

    “我?”夏毅想了一想,将目光投射到了手腕的木牌之上,如果没有昨天的事情发生,谁知道这木牌居然还有这样的一个秘密……

    木牌内部的万象图中,修静和玄老对坐无言,两人皆是一副痴痴呆呆的表情,任凭脚下的龙龟在四处爬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