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夏毅瞅着逐渐逼近的刀波,未做多想,一把按住大橙子的脑袋朝下一压,两人的胸膛同地面结结实实地碰撞在了一起。

    “哗!”擦着头皮掠过的刀波,卷起一片血雾冲下绝壁,在蔼蔼的血雾当中发出了震耳的声响。

    天聋冷笑一声,身躯缓缓从虚空中落下。他右脚踩地,左脚悬空,手持着两把血刀摆出了个金鸡独立的造型,轻蔑笑道:

    “二位,老夫的时间不多!你们是乖乖束手就擒,还是想让老夫动手化去你们的一身精血?”

    夏毅和大橙子对视一眼,盯着远处的天聋微微眯起了眼睛,疑惑问道:“你不是甲木?”

    天聋呵呵一笑,轻轻打量了下手中的血刀笑道:“哼哼!甲木也只是我血盟区区一名血奴而已,老夫不过是暂借他的皮囊一用!”

    夏毅捏了捏拳头,开口问道:“那你又是何人?”

    天聋得意洋洋地看了他一眼,将手中的血刀高高举起,口中笑道:“老夫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化血之地,老夫今日便要吸干尔等的精血!”

    “毅哥,我们和他拼了!”大橙子双目圆睁,筋肉之下一道暗红色的印迹逐渐突显,双脚之下竟有一道道透明如水的气流徐徐升起。

    夏毅看着大橙子突生的异变,也变得惊诧不已,这种如水的气流正是日夜习练水盆桩得来的暗劲。

    天聋眯了眯眼,沉吟道:“有趣!有趣!想不到你居然是以武证道的天童子,在这化血之地内还能将劲力外放!老夫真是一颗也等不得!”

    他的话音未落却人影瞬至,两柄血刀一前一后分别朝着夏毅和大橙子的脖颈处砍来。

    夏毅深吸一口气,周身筋肉绷紧,膝盖微弯之下整个人犹如离弦的利箭一般冲出,身体在空中拧了一个诡异的角度,堪堪开了血刀的刀波,右手握掌为拳照着天聋的腹部猛然击去。

    大橙子口中发出一声大喝,双臂之上就像覆盖了一层透明的水汽,一双肉掌竟胀大了几分,夹杂着暗劲功力也朝着天龙的右肋击去。

    天聋冷笑一声,脚尖朝地面轻轻一点,整个人犹如展翅大鹏朝后平移了数丈,随即手腕轻甩反向握刀,自上而下的划出了两记凶猛的刀波。

    夏毅一拳扑空后,整个人不退反进,一个箭步贴上天聋的身侧,左拳划出一个诡异的弧度,重重砸在天聋的胸口处,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噗!”一记乌红色的刀波险之又险的擦着他的身体掠过,将身侧的地面划出了一条血雾翻腾的沟壑。

    天聋被这一拳打的上气不接下气,咬了咬牙正要朝后退去,猛然感觉右肋下袭来了丝丝凉意,错愕之间竟被大橙子一掌拍在右肩之上,他的身体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朝后飞了百米之远,才缓缓止了下来。

    “呵呵!是老夫鲁莽了!忘了你们是以武证道的武者,同你们比拼拳脚功夫确实有些不妥!”

    天聋依旧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态,双肩缓缓抖动了两下,一团如水的气流从右肩缓缓流出。

    “厉害!老夫虽不走以武证道的法门,但也知道能将暗劲练到沉实如水的境界殊为不易!你这天童子果然对得起一个天字!”他赞赏地点了点头,又微微看了眼胸口,只见上面破开了一个豌豆大小的洞,内里的肌肤若隐若现。

    天聋皱了皱眉头,用手轻轻碰了一下那个小洞,周围的衣衫竟瞬间化为飞灰,形成了一个清晰的掌印。

    “嘶!地仙传人……呵呵!想不到区区明劲修为,竟然也能破开老夫的血衣……真的有些出人意料!”

    夏毅拉住了想要冲上前的大橙子,微微摇了摇脑袋。这老者虽然不知晓身份,但能将大橙子的暗劲逼出体外,这等实力绝不容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