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当夏毅出现在血海之中时,辛水抬头看了眼他残留在原地的虚影,邪魅笑道:

    “天聋师叔,这拥有地仙信物的傻小子还是乖乖入阵了,只能怪他自己不懂规矩,就算被这红水大阵化为乌有也是自找的,龙组的那个老东西也说不了啥!若不是甲木被地仙信物所引凝出了刀意,谁能知道这小子会是地仙传人?若是将这小子彻底炼化了,那我们血盟终究重回巅峰!”

    天聋微微睁开双眼,口鼻中轻哼了一声道:“莫……要……大意……门外……天……童子!杀!”

    辛水愣了一下,为难道:“师叔,炼化了这地仙传人也就够了吧?何必去杀害一个灵智初开的天童子?毕竟每一个转世下界的天童子,后面的势力都强的可怕,我担心会成为我血盟崛起的一大阻力!”

    天聋冷笑了一下缓缓摊开手掌,只见掌心之中一枚悬浮着一枚亮光闪闪的铜锁,两条由血雾组成的赤红小龙在其上不断游走。

    辛水的眼睛瞪得溜圆,慌忙跪拜道:“师叔居然将化血神锁请出,弟子定然不辱使命,一定将师门的大敌尽数铲除!”

    天聋眼皮轻轻抖了抖,将化血神锁朝她一抛,沙哑道:“天……童子!化……血!精血……赏……你!”

    辛水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将铜锁紧紧揣入怀中,咬牙道:“天童子,你不要怪我心狠!我血盟为了重归巅峰已经隐忍的太久了,等到了血海开天的日子,我一定会好好祭拜下你!”

    酒吧门外,大橙子和一众地痞在焦急的等待。他对于夏毅请来的三个帮手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敌意,那种感觉深深的刻在骨子里面,就像是世仇一般。

    三哥看着一脸愁容的大橙子,往他身边凑了凑小声说道:“领导,您抽烟吗?”

    “唔?”大橙子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三哥同身旁的几名地痞对视一眼,神秘笑道:“领导,您这是执行特殊任务来的。政府的规矩我懂!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您不说我也懂,大家都是演戏装装样子,我们肯定会没事的!要说就是程文这小子不长眼,惹得政府不痛快!我们这些混社会的,就是小打小闹的找口饭吃,谁还会这么不长眼……”

    “不会抽!”

    大橙子厌恶地看了他一眼,用力摆了摆手,焦急地朝门内看了一眼,只见里面是红彤彤的一片,就像有火焰燃起一般。

    三哥想要套近乎却吃了一瘪,他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更加肯定大橙子几人的身份特殊,点头哈腰道:“领导,这里有什么用的着兄弟的地方尽管开口,我早就看程文不顺眼了!他的哪点破事,我心里跟明镜似得!”

    “滚!”大橙子忍无可忍,发出了一声怒吼。

    三哥吓得一激灵,口中连声道歉,慌忙带着几个小弟乖乖躲到了一旁。

    杨哥将衣服披在肩头,冷冷看着这一幕骂道:“真恶心,他妈没骨气的墙头草!”

    三哥扭头看了眼他道:“姓杨的,你说啥?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杨哥呸了一声,盯着他冷笑道:“我活腻歪了?我们既然出来混,就要讲究个义字!程文活着的时候,你整天溜须拍马,恨不得将自己的老婆献出来!现在呢?呵呵……你这样的软骨头,道上还有谁会正眼瞧你?”

    杨哥的一番话语引得在场众人纷纷侧目,看向三哥几人的目光中无不带着深深的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