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夏毅瞪大了眼睛看着犹如活物一般的红雾从脚下掠过,将远处的几具尸体紧紧包裹,口中惊呼道:“辛水师姐,这就是……传说中的红水大阵?”

    辛水并未理会他,而是目光炯炯的盯着身旁的甲木。但见那甲木双眼紧闭,随着他的一呼一吸竟引动着满地红雾不住翻滚,看起来古怪异常。

    “师姐,甲木师兄这……是在吸取红雾?”夏毅疑惑道。

    辛水的柳眉逐渐拧紧,皱成了一块大疙瘩,她小心翼翼地推了推甲木,轻声唤道:“甲木!甲木!你快点醒来!”

    甲木发出了一声轻哼,脚下的血雾猛然汇拢成一柄尖刀模样,照着她的胸腹猛然刺来。

    “小心!”夏毅察觉不对,就在血雾尖刀即将刺穿辛水胸腹的瞬间,一个猛扑带着她就地滚了几圈。

    “刀意?甲木他终于凝出刀意了!”辛水震惊地看着甲木,浑然不顾自己正骑在夏毅身上。

    血雾尖刀一击不中,去势不减之下竟直接轰击在吧台上面,化为了团团血雾。

    “师姐,你能不能先下来再说?”夏毅扭头看着血雾消散处的吧台,稍稍松了一口气。

    辛水并不理会身下的夏毅,盯着吧台看着了一阵,身体竟发出了一阵颤栗。

    “辛水师姐?”夏毅轻轻推了推跨坐在身上的辛水,也觉得有些尴尬,毕竟他们这会的姿势极为不雅,除去场中闭目吐息的甲木,门口可还站着一名老者呢。

    辛水低头看了他一眼,脸色一红从他身上跃起,口中喊道:“快跑!”

    “跑?”夏毅正在疑惑之时,耳边传来了一声脆响,他的瞳孔在一瞬间放大了起来,只见那吧台的上半截徐徐滑落,露出了光华的切口,就像被人用利器斩断了一般。

    “我靠!这玩意还真是刀意啊!”夏毅一溜烟的爬了起来,跟在辛水的后面朝老者跑去。

    “天聋师叔,甲木的刀意凝实的有些过早了!是不是因为有天童子存在的原因?”辛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用手势不断进行着比划。

    那名老者徐徐睁开了双眼,看着惊魂未定的二人,又瞅了瞅面带痛苦的甲木,缓缓伸出了一根手指头沙哑道:“天……意……”

    “师叔,难道再没有别的办法吗?”辛水嘶声问道。

    天聋点了点头,手指尖发出了一道如水的波动,带起了烈烈狂风向着场中的甲木冲去。

    甲木的身边已经凝出了第二把血雾尖刀,两把尖刀围绕在他的身侧,将地面刮出了数道刀痕。随着这股狂风吹过,场内的血雾被清空了大半,只剩下两把血雾尖刀在狂风中左右摇摆。

    “辛水师姐,这就是你们兔组的善后工作?”夏毅看着刀痕密布的酒吧内部,顿时心也凉了大半截,这可是以后大橙子一统江湖的大本营啊!

    “滚!这都是你们害的!”辛水发出一声怒吼,双眼中居然噙满了泪水。

    天聋叹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面前的红葫芦,一脸的惋惜道:“辛……化了吧!”

    “师叔,难道甲木真的没救了?”辛水一脸的急切,竟有泪水缓缓从面颊上流过。

    夏毅看着泪流满面的辛水暗暗咋舌,这样一个跋扈的女子还会有如此柔弱的一面,一瞬间竟有些不知所措,结结巴巴的安慰道:“辛水师姐,甲木师兄……他不会有事的!”

    辛水泪眼婆娑地看了眼甲木,叹气道:“甲木七岁那年被师父领回,我们一起修炼一起生活,他……他就像我的……亲弟弟一样啊!”

    她越说越伤心,竟捂住脸颊痛哭了起来。天聋默默看了她一眼,也是面有悲色,缓缓将头扭了过去。

    夏毅也有些难受,自己第一次燃烧善后符就遇见了这样的事,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甲木天生是罕见的天童子,历来都是我们红水大阵的阵眼!我们那么多年都没出事,为啥今天就不对了?是你……就是你!你为什么不清退其他人,要让天童子相互见面?”辛水恶狠狠的瞪着他,抬起手臂扬出了一大把橙红色的粉末。

    夏毅见识过这种粉末的威力,当即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朝后使劲一跃道:“师姐,你这不能怪我啊!我咋知道他和大橙子不能见面啊?还有……你手中的粉末可要小心啊!”

    辛水冷哼了一声,板起一张俏脸从怀中掏出了一大捧粉末,照着夏毅的面门就是扬,口中骂道:“都是你这家伙害的,我非要化了你不可!”

    “放肆!”天聋发出一声怒吼,用宽大的衣袖凭空一挥,将那些粉末聚拢成了小小的一颗圆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