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夜幕之下,烤肉店内的刘刚打了一个满意的酒嗝,微微摆了下手,眼明手快的烤肉店老板便堆满笑意的跑了过来。

    三把烤肉筋、两把烤五花肉、五串烤蘑菇、一条完整的炭烤清水鱼再加上两箱子啤酒,这是刘刚每周末的固定节目。

    身为徐霸天手下的得力干将,不管到哪里都是显得霸气十足。三辆高大的沙漠越野齐刷刷地停在烤肉店门口,十余个凶神恶煞般的小弟包下了周围的几张桌子,将刘刚团团围在正中。

    二十年前的刘刚,最爱去那些灯红酒绿的销金窟,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一双大手在浓妆艳抹的小姐身上不停游走,不折腾到半宿誓不罢休。随着年龄逐渐增长,再去和那些靓妹激战,他的身子骨就有些吃不消了,在不知不觉中竟喜爱上了自家楼下的老党烧烤。

    这老党烧烤不但味足、料重,更是那把羊肉筋烤的是外焦里嫩,放到嘴里轻轻一咬,浓郁的羊油裹着一缕木炭焦香,瞬间在唇齿间绽放。

    刘刚拿起了一串烤肉筋,放在嘴里面轻轻咀嚼着,忽然三辆沙漠越野警报齐鸣,一阵车窗破碎的声音响成一片。

    “妈的,是哪个瞎了眼的?”一名小弟带着酒劲站起了身,口中不停咒骂着朝门外走去。

    刘刚连眉都都没有皱一下,继续慢慢品味着手中的烤肉。作为临仙县城的一哥,他相信没有人敢在老虎头上拔毛,这指定又是哪个不长眼的醉汉。

    “砰!”外面传来了一声闷响,紧接着是异乎寻常的安静。刘刚微微抬了下头,朝下首的小弟使了个眼色,小弟招呼起同坐的三人拿着酒瓶子出门查看。

    “喂!你……”小弟的声音戛然终止,取而代之的是几声沉闷的声响,似乎有什么被重重砸在了地上。

    刘刚的表情终于起了一丝变化,点燃一根烟带着手下出门查看。只见三辆越野车的车窗尽数破碎,五个小弟横七扭八的躺在地上不知死活。

    “这是谁干的?”他发出一声大喝,充血的双眼恶狠狠地扫视着四周。

    “咚……咚……”一个空的啤酒罐蹦跳着从远处滚来,街巷的尽头站着一具漆黑的身影。

    刘刚的面皮微微抖动了几下,指着那人骂道:“你他妈的找死!老子今天废了你?”

    漆黑的身影看了看他,默默扭头走进了无边的黑暗。刘刚抽出了腰间的匕首,咬牙道:“欺负到老子头上了,今天非要废了你!”

    刘刚带着小弟们冲到了街巷尽头,一个头戴鸭舌帽的男子蹲坐在扶手栏杆上,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废了他!”刘刚轻蔑一笑,悠悠燃起了一支香烟。

    “你他妈找死!”几名小弟手持钢管率先冲了出去。男子轻轻压低了下帽檐,一个健步竟从栏杆上一跃而下,猛地推出一掌,将冲在最前方的一人打飞了出去。

    刘刚不屑地看了一眼,轻轻吐了口烟圈,对身后的几人招了招手。五名小弟如同打了鸡血一般,手持着砍刀加入了战团。

    “噗!”一个小弟被男子一掌击中胸口,鼻腔中喷出了一大团血雾,躺在地上没了气息。

    “杀!”其余小弟们对视一眼,纷纷提起砍刀用力劈去。男子膝盖忽然往下一低,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竟一头冲向了人堆。他左手自下而上猛然一挥,正正一拳打在一人的下腹,将那人打的坐在了地上。

    被打中的小弟,忍着剧痛刚要站起,忽然觉得下腹中似火一般灼烧,刚要开口喊疼,便从口鼻中涌出了大量鲜血。

    刘刚眼皮不自觉的跳了一跳,拿着香烟的手臂也开始微微的颤抖,自己刀尖舔血二十年,还从未见过如此场面,男子出手迅捷且凶狠,每次只用一拳或是一掌便有一名小弟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