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夏毅将文件袋在手中捏了一捏,估摸着有2公分多厚,正准备拆开看个仔细,心中忽然生出了一丝警觉。

    王富贵被王建勇掳走的事情,只有他一人知晓,项目上的说辞也是老人家突发急病,这曹刚龙到底想干啥?难道这货是警察的卧底?还是说……王大爷才是真正的幕后大佬,因为自己同他学习过国术,所以要当污点证人?

    他越想越是心惊,看了眼笑眯眯的曹刚龙,又看了看眉头紧锁的唐斌,终是捺下性子,将文件袋死死抓在手心。

    曹刚龙轻轻瞥了他一眼,笑道:“夏毅,这就是你的工作!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下!这个世界很大,有许多东西都和你想象的不同!所以你见到了什么都不要惊奇,努力去接受它!当然了,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随时来找我!”

    夏毅抬头看了眼曹刚龙,后者仍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只不过总感觉这笑容中带着一丝阴谋的味道,让他的脊背一阵阵的发凉。

    等送走了曹刚龙,唐斌看了看夏毅说道:“咋样,不准备回技术部了?”

    “嗯!”夏毅机械地点了点头,目光仍是盯着手中的文件袋。

    唐斌看着他魂不守舍的样子,摇了摇头道:“这老曹越来越看不懂他了,就是个安排工作而已,玩什么神秘!”

    “唐队,王经理那边还有消息吗?”

    “行啊,小夏!也就你还惦记着那个王八蛋!不过,听说他把自己给举报了,现在正关在金城的看守所里面,至于具体关在哪一家,这就不得而知了!咋了,想去看看他?”

    “嗯!”夏毅点了点头,隐约觉得王文君的案子远没有那么简单,似乎和王富贵都有一些牵连。

    等回到寝室里面,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了,李大嘴他们还没有从工地上回来。

    夏毅锁好了房门,深深呼出了一口气,将涉及到王富贵秘密的文件袋轻轻放在书桌上,脑海中闪过了无数个画面。

    比如里面是厚厚的一沓照片,照片上的王富贵身披风衣,手拿砍刀喋血街头;又比如是王富贵在门卫室内握着手机,眼神冰冷地看着窗外黑压压的小弟们……

    夏毅甩了甩脑袋,将自己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到了脑后。他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一个保家卫国的老英雄会是幕后的终极大佬。

    手中的美工刀小心翼翼地划破封口,随着刀片划过牛皮纸的呲呲声响起,夏毅的心脏都快要提到嗓子眼了。

    “我靠!”

    夏毅错愕地盯着面前的文件袋,一本破旧的书籍出现在眼前,泛黄的封面上赫然写着:“母猪的产后护理与调养”。

    “曹刚龙!”夏毅发出一声怒吼,突然有了想要杀人的冲动。

    “你算什么技术负责人?你觉得这样能满足你的恶趣味?你真觉得好玩?”他口中咒骂着,将那本科学读物当做怒火发泄的对象,拿在手上疯狂地抖动着。

    “啪叽!”随着一声闷响,一个古铜色的的木牌掉落在桌子上。

    “这是……”夏毅冷静了下来,将木牌捡起仔细打量了起来。东西不大,扁扁的就和书签一般,不过这分量却有点惊人,拿在手上感觉沉甸甸的,感觉最起码有个两斤重。

    正面光滑无比,泛着包浆玉化的光泽,背面却是雕刻着精美的图案:一条张牙舞爪的蛟龙,在满是火焰和云朵的包裹中怒张着血盆大口,而在蛟龙的爪下雕着两个样式古朴的文字,一左一右分别被龙爪紧紧握住。

    “这是……丁火?”

    夏毅仔细观察了半天,皱着眉头疑惑道。这两个文字就像树棍一样弯曲扭转,同现在的华夏国文字大不相同。但华夏国文字一脉相承,这种圆润弯曲的文字,名叫虫草篆书,是华夏国四千年前所使用的官方文字。

    夏毅能够认出这两个字,还要得益于大学期间,他选修了一门叫“华夏文字同语言”的课程。虽然只是短暂的一个学期,但是比较简单的常用文字还是能够辨认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夏毅将木牌小心地收了起来,起身去找曹刚龙问个究竟。

    夏毅快步来到了技术部,正和迎面走来的黄伟碰了个正着。黄伟扶了扶眼镜腿,嘲笑道:“哼哼!夏主管说去上厕所,居然去了这么半天?我还以为你掉进茅坑里面了,还琢磨着组织大家去营救你!”

    “谢了,我自己爬上来了!怕熏着黄主管,就回去洗了个澡,顺便换了身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