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女警用怜悯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地痞,心中默叹了一声。

    自己明明抓住了这个祸首,可这些地痞都不敢发声,这个面容清秀的年轻人真有这么恐怖?甚至连巨龙公司的员工也在替他求情,看来临仙县扫黑除恶的任务任重而道远啊!

    她瞪了一眼老神在在的恶棍头领,悄悄攥紧了拳头。如果法律允许的话,恨不得照着这家伙的脑门开上两枪,一次性解决这个为害一方的恶棍。

    “警官,你再不解开手铐,我就戴着它回食堂吃饭了!”夏毅看了一眼欲泣的女警,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忍住,不能哭!不能哭!陈雯,你是最棒的!”女警厌恶地白了他一眼,闭上双眼给自己打着劲,她甚至一秒都不想听见这个混蛋的声音。

    夏毅好奇地看了眼闭目的女警,出声问道:“你不说话,那我真走了啊!”

    女警深深吸了一口气,瞪了他一眼叫道:“你敢!”

    街对面的吉祥面馆内,一名四五十岁的老警察正和面馆老板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搭着话,就在一扭头的功夫,忽然发现街对面围满了人,而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其中努力比划着什么。

    “糟了,雯雯出事了!”

    老警察大喝一声,便往外冲了出去。几名正在窗口端面的警员察觉出势头不对,放下手中的面碗,慌慌张张地从餐馆里面追了出去。

    “你们想干什么,还不给我散开!”一声大喝犹如晴天霹雳炸响在街头,一时间引得路人纷纷侧目,只见一道身影横穿过车流,向着人群奔来。

    “张叔来了,你今天死定了!”女警听见老警察的呼喊,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泪水沿着面颊无声地流淌,眼睛却仍是死死瞪着夏毅。

    双鬓斑白的老警察挤过人群,看着梨花带雨的女警诧异问道:“雯雯,你没有事吧?”

    “张叔,我没事!这小子是他们的老大,已经被我拷起来了!”女警仰起头,努力不让泪水滚落。

    “黑社会老大?”老警察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仔细打量了夏毅两眼,目光停留在了他手腕处。

    夏毅迎着老警察的目光笑了一笑,将手臂朝上一举,淡淡说道:“警察同志,我们没人欺负她,她一定要认为我是黑社会,我也没办法!”

    “胡闹!我不是给你说了,不要擅自行动吗?你还不给人家解开?”老警察瞪了夏毅一眼,转头对女警斥道。

    女警察吃惊地看了一眼老警察,叫道:“不能放开他!我亲眼见他动手的!”

    “你还在胡说八道,你为啥非要说夏毅是黑社会?我们这么多人作证,难道还不够吗?”小雪踮着脚尖冲老警察喊道。

    老警察皱了皱眉头,冲女警使了个眼色柔声道:“雯雯啊,你咋还是这么冲动呢?都给你说了要听指挥,还不给人放开!”

    “张所,你也不管管!你们这咋能随便抓人啊?我们就是过来乘凉,这也有罪?”

    “是啊,张所长!你这是上面又下任务了?那你也不能屈打成招啊!我们可都是良民!”

    地痞们见女警吃瘪,阴阳怪气的在旁边叫了起来。

    张所长扶了扶帽子,目光犹如鹰隼一般扫视了一圈,冷笑道:“马老六,你们少在这里给我添乱!上个月去天宁路网吧收保护费的,就有你们几个吧?需要我请你们进去喝喝茶?”

    几个地痞相互看了一眼,口中支支吾吾了几声,便颇为默契地朝四周散去。

    张所长注视着散去的地痞们,鼻腔中发出了一声冷哼,上下打量了一眼夏毅,扭头对女警说道:“给他打开吧!”

    “哼!”名叫陈雯的女警一脸的不忿,眼皮翻了一翻道:“把手抬起来!”

    夏毅无动于衷,似笑非笑地注视着她。陈雯有些不耐烦,伸手去抓他的手臂,却被后者一个拧身躲过。

    “你干什么?还想不想解开手铐了?”陈雯眼中似有火冒出,恶狠狠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