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孟老原名孟德忠,别看现在精瘦的像根麻杆,一副寻常老人的装扮,若是放在四十年前的南越战场上,那就是一柄令人闻风丧胆的尖刀,曾凭借洗练入髓的一手暗劲功夫,将南越号称特工之王的阮文慧毙于掌下,被南越军队视为心腹大患。

    此时的孟德忠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面前的青年人犟得就和头野驴一样,说什么也不肯和自己挑选的对手比试。

    “孟老,你这不是欺负人嘛?让我和大橙子比试,我能下得去手?”夏毅回了大橙子一个微笑,扭过头对孟老抱怨着。

    孟老默默抽了两口烟锅子,亮晶晶的眼眸微微一动说道:“你还下不去手?就凭你现在半吊子的功夫,不被大橙子打死就行!”

    夏毅梗了梗脖子,不服气地说道:“孟老,你这也有点太看不起人了!大橙子……他……他……”

    “他什么他!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你觉得大橙子不配做你的对手?你这点大可放心,你有本事撑得住大橙子三拳,就算你过关了!”

    “孟老,我的意思是大橙子……他……压根就不会还手!”夏毅看着在一旁傻笑的大橙子,摇了摇头道。

    “哼!”

    孟老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铜烟锅朝地上使劲一磕,扯开嗓子叫道:“大橙子!大橙子!”

    “孟爷爷,是不是又要打水盆桩了?”大橙子吞咽了一下口中的苹果,是一脸的不情愿。

    “你过来吧!今天不打水盆桩,有更好玩的东西让你打!”

    大橙子“哦”了一声,将苹果核丢到嘴巴里面,囫囵嚼了两下,晃悠着走了过来。

    “孟爷爷,你说有啥好玩的让我打?”

    孟老看了眼大橙子,朝着夏毅一指道:“打他!”

    “大叔?孟爷爷,你让我打大叔?”大橙子张大了嘴巴。

    “怎么?你愿意不打他,那就继续打水桩吧!”孟老将面前的纸包打开,从里面挑出少许的烟丝塞到了烟锅里面。

    “可是……大叔是好人,大橙子不愿意打他!”大橙子抬头看了一眼夏毅,又飞快的低下了脑袋,闷闷不乐地撅起了嘴巴。

    “你不愿意打他,那你就继续打水盆桩吧!什么时候把木块打成两半,啥时候就让你去上学!你不想上学吗?”孟老闭起了眼睛,吸了两口烟锅子。

    夏毅将这一切都看在眼中,觉得孟老有些强人所难,这大橙子憨憨傻傻的,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万一失手将他打出个好歹来,那自己岂不是要愧疚一辈子?

    他刚想出口劝解,谁知道大橙子纠结地看了他一眼,说了句:“那我不要太用力行不行?我怕把大叔打坏了!”

    “哼!你这个大叔皮糙肉厚,你不用担心!你只要把他打倒了,今天的水盆桩就免了!”

    “真的?”大橙子眼中一亮,朝着夏毅咧嘴笑道:“大叔,你真的不怕打吗?”

    夏毅无奈地看了一眼孟老,只见后者双眼望着天,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只好点了点头道:“是的!”

    “太好了!大叔,我肯定会轻轻地!”大橙子跳起来拍了拍手掌,猛然间朝着夏毅拍去了一掌。

    夏毅还在懵逼当中,只觉得眼前一花,就看见一双手掌从天而降,来不及思索抬起来右臂朝上一迎,就感觉接触处一阵酥麻,一股强大的力量沿着手臂冲到了小腹之中。

    “呼……”他呼出了一口浊气,不可思议地望着大橙子,手臂上传来了一阵酸痛,而整个肚子就像是被人重重打了一拳。

    “大叔,你没有事吧?大橙子是不是弄疼你了?”大橙子紧张地搓了搓衣角,忐忑地问道。

    “没事!大叔没事的!”夏毅看了下面无表情的孟老,轻轻摇了下头。

    “那就好!大橙子都还没有敢用力呢!”大橙子拍了拍胸脯,左手朝着夏毅的面门拍去。

    夏毅微微眯起了眼睛,这大橙子果然有些不同寻常,当即使出矮子步就势一蹲,双手朝着大橙子的腿部扳去。

    大橙子见夏毅躲开了自己的攻击,咧嘴笑道:“大叔,你是想和大橙子摔跤吗?”

    他双腿朝后一缩,左掌照着夏毅的肩部就是一按,右手去扳夏毅的腿部,纯纯是乡间孩童打闹的野路子。

    夏毅牢记矮子步功法的低和稳,一个扭身将大橙子摔了一个屁股墩,随之肩部传来了一阵酥麻,那股无法言明的怪力就像电流一般,沿着脊柱一路往下,在腰眼处轰然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