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夏毅看着捶胸顿足的李大拿,也是一脸的错愕。这木牌果真有些古怪,不过这地仙传人到底是个啥?

    “小子,我问你!你这木牌哪里来的?”李大拿一把攥住了他的手腕。

    夏毅皱了皱眉头,看着李大拿一脸焦急的模样,耐住性子说道:“一个老道士送我的!”

    “送你的?在哪里送你的?”

    “在金城的一个夜市上面!”

    李大拿缓缓松开了手掌,盯着夏毅看了一会,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子,你不愿意说就算了!我只能告诉你,这东西不是你随便能拿的!”

    “嘿嘿,李大拿!刚才你还说这是避鬼驱邪的好东西,这会咋又是我不能拿了?我知道你眼馋,但我就乐意戴着它!”夏毅鄙夷地看了一眼他,将剥开的一粒毛豆塞到了嘴巴里面。

    李大拿倒也不生气,端起酒杯笑道:“小子,你知道这神和仙的区别吗?”

    “神和仙?什么意思?”夏毅一脸的茫然。

    “嘿嘿!果然是个生瓜蛋子!这木牌在你手里面,真不知道是福是祸!”

    李大拿昂头喝下酒水,两团红晕从腮边缓缓浮起,打了个酒嗝,指着夏毅说道:“看来要给你好好上上课了!这个……你知道我们华夏古国为啥又被称为神州大地吗?”

    “是因为我们的地理位置优越,所以物产丰富,百姓安居乐业,都过得神仙般的日子!”

    夏毅缓缓抬了头,轻声说道。他上学的时候就学习过,华夏又被称为神州,老师也没有讲的太多,只说是华夏的旧称而已。

    “全是狗屁!哪个朝代百姓过得是神仙般的日子?我们叫神州大地,是因为在上古时期,这华夏古国本就是神仙的故土!上古时期的华夏人神混杂,修仙成神的不计其数,那时的仙就是人,人就是仙!可惜,到了颛顼帝时期发生了一件大事,将人神强制分离,这华夏才渐渐消散了灵气,这神州大地的称号渐渐就名不副实了!”

    “颛顼帝!你说的是绝地天通!这不是神话故事吗?”夏毅诧异地看了一眼李大拿。

    这绝地天通的故事,在历史课本中学到过,讲的是有个叫颛顼的天帝,命人将天地连接的通道斩断,人不能随便上天,天上的仙人也不能随便下来,这个怎么看都是典型的神话传说。

    “毛头小子,你懂什么!什么叫历史,什么叫神话?你能看见小红,你敢和其他人去说嘛?你说这算神话,还是事实?”李大拿指了一下树梢上的小红,厉声问道。

    “这……”夏毅一时语塞,震惊地看了一眼李大拿。从临仙观到小红,哪一件事是能通过常识来解释的,自己身边发生的一切,在外人看来不就是神话故事吗?

    李大拿见着夏毅呆呆地样子满意极了,朝嘴里面送了一筷子菜继续说道:

    “小子,你知道我们华夏国的语言和文字吗?上古修士在绝地天通之后,为了将这些法门流传下来,都将它融到了华夏国的日常里面了!我们华夏国的语言,它说是来是咒,写出来就是符!”

    “说出来是咒!写出来是符!”夏毅口中喃喃道。

    “喏!我给你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这天要是变化了,就叫天气!这人发火的时候,叫生气!你被领导表扬了,就叫神气!你被我李大师骂了,你会丧气!你看,这里面都有个气字!我们华夏人都懂是啥意思,但那些老外就搞不明白了!这东西啊,你平常说话都在用,但你根本不知道它是咋来的,这就叫百姓日用而不得知!我若是不讲……”

    “地气?那地气就是大地的变化,是这样吗?”夏毅打断了李大拿的讲述,一脸惊喜的问道。

    李大拿正说的起兴,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你小子问题还真多!所谓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这地气也离不开天气的变化,可它们也只在固定的时间点才产生变化,简单说来就是立春、雨水、惊蛰、春分……”

    “是二十四节气!”夏毅出声叫道。他似乎有点明白了,惊蛰那天的听雷,其实是老道士的故意安排。

    李大拿诧异地看了一眼夏毅,嘿嘿笑道:“行啊,你小子看不出来还挺懂的啊!”

    “对了,李大拿!你知道临仙观吗?”

    “嗯?你问这个干啥?”李大拿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精光。

    “我想知道……”夏毅刚想说遇到青莲和老道士的话,猛然地摊前刮起了一股狂风,顿时整个街面上飞沙走石,连半个人影都看不清了。

    他心中顿时生出了一丝警觉,似乎这个秘密不能说!

    “李大拿,我想知道,那个道观为何荒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