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等夏毅再次醒过来,已经是深夜了。他看了看身旁燃起的篝火和脚下宽广的湖面,一时竟感有些到恍惚。

    “你醒了?”

    金舟静静盯着微微起伏的湖水微微笑道,那神态就像是一块伫立千年的顽石。

    夏毅冲湖岸边的金舟点了点头,在稍稍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四肢后,便径直走到了他的身旁。

    “有烟吗?”金舟低下了脑袋,语气显得有些落寞。

    夏毅笑了一笑,他从不记得金舟有抽烟的习惯,但还是假装在身上摸索了片刻才开口道:“没有!”

    “草!”金舟抱怨了一声,随即整个人闭眼躺在了柔软的沙滩上面。

    夏毅看了他一眼也顺势坐了下来,捡起一颗圆润光滑的鹅卵石在手中把玩了片刻,才轻轻问道:“狻猊被你镇压了?”

    “嘿嘿!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夏毅皱了皱眉头吗,似乎发现金舟的口气有些生硬,早已没有了先前的那份热情。

    “诺!这东西还给你!”

    金舟盯着天空的繁星,冲他摊开了手掌,只见掌心处一个圆润的黄珠正发出微弱的光华。

    “虽然我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但它能刻画我金家的镇妖符纹……果然是件宝贝!”

    夏毅冲他友好的笑了一笑,盯着稍显黯淡的含光珠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复制了镇妖符之后,这枚圆珠显得更加玄奥了。

    “看在朋友的份上……你拿走吧!回去转告你们天游族的那位大能……狻猊乃是上古凶兽,即便刻画了镇妖符纹……那也不是他能觊觎的!”

    “天游族的大能?”

    夏毅愣了一下,伸出的手指僵直在半空之上,他看了看面色冰冷的金舟,又看了看自己的衣着忽然噗嗤笑道:“老匹夫居然敢觊觎你的狻猊?那真是他自己找死了!”

    “咦?你……你说什么?”金舟一个激灵跳起来,露出了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哈哈哈哈……”

    夏毅捂着肚子大笑起来,拍了拍金舟的肩膀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随着时间的飞过,篝火中发出了清脆的爆裂声响,温暖的火光映照在他们二人的脸庞,感觉暖洋洋的。

    “这么说来……你将那道残魂给炼化了?”金舟使劲咬了下一手中的仙果颤声问道。

    夏毅点了点头,将含光珠重新送入了眉心道:“听师兄讲,那东西应该是一道残念,算不上他们老祖的残魂!如果真的是一道残魂,恐怕你现在就见不到我了!”

    “好家伙!那你也很厉害了!我们金家向来讲究对于神魂的锻炼,即便是我也没有把握能够炼化这道残念!”

    “嘿嘿!侥幸吧!”

    夏毅挠了挠头,能够炼化天丰残念全靠了欧阳晓晓的木精玉佩,仅凭区区一道转生符还是远远不够的,但是这些他现在可不敢明讲,免得让金舟多心,于是慌忙打岔道:

    “对了!那老匹夫为啥会对狻猊残魂有兴趣?你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