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噗呲!”

    长剑似流光,穿过了站立的人群,一股股的血水从他们的脖颈喷出,在地面上汇成了一条蜿蜒的溪流。

    有人发出了不甘的怒吼,拖着血淋淋的身躯朝前跑去,随着一道寒芒落下,他的身躯轰然炸开化作一团四散飘扬的血雾。

    天肖面色惨白,握着长剑的手指在微微的颤抖,对自己的族人大开杀戒,是他这辈子挥之不去的梦魇。

    “逃出去!我们只有逃出去才行!”

    夏毅怒目圆睁,华丽的锦服之上也是血迹斑斑,双拳之上一团团青红交杂的光晕若隐若现,这是体内灵力运行到极致的表现。

    天肖咬了咬牙齿,望着远处相互厮杀的族人,一剑斩断了营地的门锁,流泪说道:“不!老祖!属下还不能走!”

    “你……这是为什么?”

    夏毅有些不解,二人从祭台一路厮杀至此,眼瞅着就能逃出营地,天肖却在此时改变了主意。

    天肖紧紧盯着他的眼睛,淡淡说道:“因为我和您不一样,我是一名真正的天游族人!”

    夏毅有些恍惚,颤声问道:“原来……你都知道?”

    天肖默默扭过头去,看着瞅着烟火四起的营地,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从你救我的那刻起,我就知道你并非我天游一族!你的气血中丝毫没有天游族的味道!”

    夏毅点了点头,顿时明白气血才是识别族群的关键,不禁疑惑道:“难道天火……他也知晓?”

    “呵呵!家父从未同你有过气血相交的经历,所以他一直对你深信不疑!”

    远处传来了一阵呼喊之声,几道华光从空中射向地面掀起了滚滚尘烟。夏毅扭头顺势望去,微微皱了皱眉头道:“你既然知道我不是真正的天丰,为何还要……”

    天肖发出了一声苦笑,摇了摇头道:“我天游族已经病入膏肓,每个人都在做着制霸地界的美梦!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是来自大长老!”

    “嘶!你是说……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

    夏毅倒吸了一口冷气,有些神色复杂地看了眼天肖。此人的城府之深并不在大长老之下,若是没有今天的变故,恐怕自己还会被一直蒙在鼓中。

    天肖抖了抖长剑上的血渍,微微笑道:“放心吧!我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堪!制霸地界?呵呵,多么可笑的想法!我直到十三岁开始正式修行,才知道自己是天游族!可我并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同,同样需要吃饭睡觉!”

    他抬头看了看远处奔来的几道黑影,一把摘下了脖颈处的玉佩道:“拜托了!老祖!只要您能活下去,天游族就还会有希望!我族在外界还有数万不愿参战的族众,他们需要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夏毅愣了一下,有些伤感的接过玉佩,天肖和天火父子是唯一让他生不出厌恶之情的天游族人,恐怕正是源于他们身上那种对地界人族的认同感。

    “走吧!从这边一路向西,那里有大长老忌惮的存在!”天肖微微一笑,深深看了夏毅一眼。

    高空之上,柳儿笑嘻嘻地朝大长老奔来,她的腰间正挂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在一旁惴惴不安的天紫瞅见柳儿,立即挤出了一副谄媚的笑容,佝偻着身子点头道:“哎呦!得亏是大小姐出手,不然一时还降不住这老贼!”

    柳儿翻了一个白眼,在错身之际又一掌将他扇飞了出去,口中怒骂道:“你这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怎么现在才来?”

    天紫在空中连翻了几个跟头,一手捂着红肿的面颊,低声下气的说道:“大小姐,冤枉啊!属下奉命看守南、北、东三处大门,这才晚到一步啊!”

    “什么!你这狗东西,好大的胆子!师尊命你守住大门,为何独独西面无人看守?要是跑了那小畜生,本小姐非要让你尝尝寒冰穿心的滋味!”

    柳儿杏眼圆睁,一柄长剑死死抵在了天紫的心窝,吓得后者面色惨白,趴在地上不住磕起头来。

    “柳儿!是老夫让他这么做的!”

    大长老微微睁开了双眼,霎时间面前的虚空发出了如水的波动,一圈圈荡向了远处的天际。

    柳儿收回长剑,噘嘴问道:“师尊!您怎么让那小畜生跑了?难道就这样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