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随着一声冷笑传来,被封住经脉的天紫才悄然转醒。他看着面前的黑巾侍卫顿时怒不可遏,刚才自己就是被这侍卫以搜身为名,将一股怪力打入了自己的气海之内,导致神识一阵的恍惚。

    “你这杂碎,居然敢暗算老夫!我非要……天青老儿?”他怒目大喝,正要起身之时猛然瞥见地上那颗血淋淋的脑袋,不禁感觉后背阵阵发凉,一股股血气直冲头顶。

    夏毅看着慌乱的天紫,嘴角露出了轻蔑的微笑:“天紫队长,刚才的法旨你可看见了,天青聚众叛乱已被老夫就地正法,你可以安心回去复命了!”

    “法旨?就地正法!”

    天紫脑海中一片空白,只能用力吞咽着口水。自己惨遭暗算,天青则成了叛逆,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片刻之间,令他没有任何思考的余地。

    “不对!天火和天肖这两个祸首为何没有出现?难道……这场变革真的是老祖的本意?”

    他心底猛然一惊,这才想起那侍卫的眉眼看着有些熟悉,口中喃喃道:“天火!”

    “天紫队长?老夫的话你听明白了吗?”夏毅冷哼一声,口中冰冷问道。

    天紫茫然地看了看夏毅,感觉嗓子眼里面痒痒的,他知道自己接下的决定意味着什么,要么和天青一样身死道消,要么就此和大长老为敌,并肩和天火父子站在一起。

    “我……我……”

    他咬了咬牙正要答话,谁知一件闪着红光的事物被夏毅抛出,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他的面前。

    天紫盯着面前的事物瞪大了眼睛,颤颤巍巍地将它捡起来,颤声道:“这是……这是块中品灵玉?老祖……这是……”

    夏毅点了点头:“天紫队长,你奉大长老的法旨诛杀天青逆贼,这是老夫给你的赏赐!”

    “赏赐?这块中品……灵玉?”

    天紫捧着玉石激动不已,自己活了六十多岁,头一次见过这般丰厚的奖赏,一时之间竟呆在了原地。

    “什么?中品灵玉?”

    “乖乖!听说这玩意可值老鼻子钱了?”

    “原来中品灵玉长这样啊!”

    人群中响起了一片惊呼之声,无数道羡慕和贪婪的目光射向天火的手中,这些普通族众们哪里见过此等灵玉,即便是下品灵玉对他们来说都是难得一见的瑰宝。

    夏毅皱了皱眉头呵斥道:“看看你们大惊小怪的样子,一个稀松平常的中品灵玉而已,偌大一个天游族居然落魄至此,真是令老夫痛心!”

    众人相互对视一眼,露出了一丝不忿的表情,谁都知道灵玉和仙果一样都是珍稀之物,除族中的长老和贵族不得享用。

    有人出声道:“老祖!您可能有所不知,如今这地界灵气稀薄……即便是这下品灵玉,我今生也才见过三颗!我等未曾见过此物,还请老祖恕罪!”

    “哦?我听天火讲过,我族不是手中有一条灵玉矿脉吗?为何族人却连灵玉都不曾见过?难道是天火父子独吞了?”夏毅笑着问道,那和煦的模样像极了一位平易近人的长辈。

    一旁的侍卫慌忙跪倒,朝夏毅拱手说道:“启禀老祖!属下即便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做出这种独吞灵玉的事情来!每年开采的灵玉都要交给大长老统一安排,属下只负责护矿开采,没有权利分配灵玉!”

    “天火老儿……果然是你!”

    天紫指着露出真容的天红浑身发颤,一时气的说不出话来。

    夏毅点了点头,并不理会一旁的天紫,而是向众人大声问道:“既然有大长老做主,你们还说没有见过灵玉?我看你们就是平日不肯用功修行,没有资格获取灵玉吧!”

    众人顿时慌了神,一个个大声抱怨起来:

    “老祖冤枉啊!我日夜苦修,一刻都不敢懈怠,上次族中比武我还得了化神境第五名,可我也没有灵玉啊!”

    “老祖!不要说灵玉了,连那最下乘的玄灵果……我都没有见过啊!”

    “老祖,我们日夜精修不敢有丝毫倦怠,不惜为族中流血流泪,可连灵玉的影子都没有见过呢!”

    “唉!谁叫你没有个好师父呢?灵玉岂能是我们能想的?别说了,太寒心了!”

    “老祖,我们承认天赋比不上那些天骄,可我们也是天游族的一员啊!这样辛勤的付出,却没有丝毫回报……真的是太气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