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随着声音的落下,那枚冰锥不见了踪影,只见夏毅一脸怒色的站在洞口,而身后扶墙站立着一名面色苍白的青年。

    “肖儿!”

    天火瞅见那青年不由得老泪纵横,他拖着流血的残躯踉跄着朝洞口跑去。

    那青年看见天火如此惨状,双目中血丝密布,咬牙大声喊道:“柳如烟!家父何罪之有……你要如此对他?”

    柳儿心虚地看了一眼夏毅,口中结结巴巴地说道:“祖……爷爷,这天火以下犯上!”

    “住口!你这大胆贱婢,前日的巴掌可曾忘了?”

    夏毅负手而立,心中却早已是怒火中烧,这柳儿看似恭恭敬敬实则并未将自己放在眼中,说穿了这一切都是拜大长老所赐,他还是对自己有所怀疑。

    柳儿面色变得煞白,虽然那贱婢被大长老轰为血泥,但被女婢连扇耳光的事情在心中早已留下了阴影,她猛然抬起头冷笑道:“祖爷爷!您可是开启了华光大阵?”

    夏毅明白自己已经露出马脚,他缓缓瞥了一眼青年道:“不曾!”

    “啊!老祖……您……”

    天火惊呼了一声,看向夏毅的目光也充满了不解。他没有想到老祖会承认自己无法开启华光大阵,那传出去必遭族人非议。

    “哈哈哈哈!祖爷爷,您赖以成名的阵法都无法开启,到底是不能还是不会?”

    柳儿捧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言语中满是挑衅和轻视。

    夏毅微微一笑,心底却升起了一股杀意,若是想要顺利逃出天游族,这贱婢必须要除去。

    他静静盯着柳儿,等后者的笑声逐渐止息,才面色一沉地高声喝道:“华光大阵是老夫的成名绝技,你若是想看便献祭出血食!你这贱婢目无尊长,屡次以下犯上,今日老夫若是不责罚你,有何脸面去教导众多族人?天火,给我狠狠掌这贱婢!”

    “得令!”

    天火早就看柳儿不顺眼了,现在有老祖发话自然当仁不让,他挽起袖子大步朝前刚走了两步,却见柳儿将长剑横在胸前,大声呵斥道:“老匹夫,我看你敢?”

    夏毅猛然一脚朝前踏出,抬起手掌便对柳儿狠狠一扇,谁知手臂还未落下,柳儿却欺身向前低声道:“祖爷爷,家师早就有过吩咐!你若是乖乖配合,自然会给你个名分!你若不依,这神魂也可以易主!”

    “什么?你们……”

    在天火和天肖诧异的目光中,夏毅整个人僵直在了原地,而柳儿则笑意盈盈地从他肋下脱开。

    “老祖?老祖,你怎么了?”

    “祖爷爷?”

    在天火父子的惊呼声中,夏毅露出了一丝冷笑,他朝柳儿狠狠挥出了一记耳光,口中骂道:“早看出来你和那老匹夫是一丘之貉,老夫是天丰,是你的祖宗懂吗?”

    柳儿没想到夏毅还敢出手,未曾躲闪之下一张俏脸被扇的通红,她捂住面颊大声喊道:“莫要忘了,你就是一道残念!”

    夏毅吃定柳儿不敢还手,一边继续扇着巴掌,一边口中骂道:“残念咋了?老夫是天丰,就是你的祖宗!我还不信你敢还手?你要是敢还手,老夫就要当众处罚你!看那老匹夫还如何袒护于你!”

    柳儿略一思量,她还真不敢向夏毅出手,轻则是以下犯上的违背族规,重则却是将师尊苦心孤诣的复兴大计毁于一旦,她心中暗骂了夏毅一声,扭头便朝营地跑去。

    天火父子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虽说柳儿不得人心,但让老祖这样追着打也是有失体统,他们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紧紧跟在二人的身后。

    “救命!救命!”

    柳儿向着营地疯狂逃窜,夏毅在身后穷追不舍,而最后却是面有病色的天火父子,这古怪的一幕引得营地众人纷纷侧目,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惊掉了下巴,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人是谁啊?居然敢追打柳大小姐?”

    “小声点!那是本族的天丰老祖!除了他还有谁能追的柳大小姐上蹿下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