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天火老儿,你敢违背家师的命令,那就休怪本小姐不讲情面可!”

    柳儿面色一寒,双手在胸前掐出了一个古怪的指诀,刹那间有一道渗人的寒流悄然落下,将天火死死笼罩。

    天火感觉自己的身躯越发的僵硬,他苦笑了一下喊道:“大小姐,天火违命死不足惜,可看在你我同根同族的份上……请救救犬子吧!”

    柳儿眉头倒竖,口中厉声喝道:“笑话!若是人人都要我念在同族之情网开一面,那我这族规岂不是形同虚设?我不但要治你的罪,你那儿子也要按照同罪论处!”

    “你……”

    天火的口中喷出了一口浓血,他瞪着柳儿凄惨骂道:“好个不讲情面的臭婆娘!你如此无情无义……就不怕寒了族人的心!”

    此话一出,令一旁的几人也微微色变,这柳大小姐不近人情在族中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一想到自己也有可能落到她的手中,不免心中都有些戚然。

    “住口!你这无法无天的老鬼!我今日就要让你见识下抗命的下场!”

    柳儿咬牙发出一声轻叱,眉心处亮起了一团幽蓝的光芒,正要将手中的长剑重重挥下,却被一只大手死死按住了剑柄。

    “放开他!”

    夏毅一边按住柳儿的剑柄,一边冷声说道。对于这跋扈霸道的天游族,他并未有多少的好感存在,但天火身上那种浓浓的父爱却令他动容。

    柳儿诧异地看了一眼夏毅,口中争辩道:“祖爷爷!这人违背了族规……”

    “我再说一遍,你放开他!”

    夏毅那生硬的口气令柳儿心中一颤,她看着夏毅阴沉的目光吞咽了一下口水,这才不情不愿地解开了天火的束缚。

    天火重重摔在地上,明白眼前的青年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天丰老祖,顾不得周身的疼痛跪在地上哭喊道:“求老祖开恩,救救犬子的性命!”

    夏毅点了点头,在旁人诧异的目光中将天火缓缓搀起,柔声道:“无妨!待老夫前去看看!”

    “老祖……”

    天火没有想到高高在上的老祖居然是如此的和蔼,感动之下竟全然忘记了周身的痛楚,紧紧拉着夏毅的手臂朝身后的一辆马车跑去。

    柳儿望着夏毅的背影,整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似乎这年轻的老祖和传闻中有些不太一样,令她不由得想起了大长老的话语。

    小头目等人瞅见这一幕也是感觉热血沸腾,甚至还有几人偷偷抹了把眼泪,对于这样一位体贴和关心族人的老祖,他们心中的敬仰之情瞬间达到了顶峰。

    “老祖!我求您救救犬子吧!”

    天火将马车上的帷幕缓缓揭起,露出了一个面容惨白的青年男子。夏毅一面轻声安慰天火,一面仔细观察着青年的状态,只见这青年气息极其微弱,若不是微微起伏的胸膛真的就和一具死尸无异,他周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胸的抓痕,显然是某种野兽造成,可诡异的是那些抓痕处竟散溢出点点金光。

    “这金光好熟悉啊?”

    夏毅感受着金光上传来的气息,心头不由暗暗一惊,那是一种极为熟悉的味道,只是一时之间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正在疑惑间,却见那青年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咳嗽,从口鼻中竟喷出了淡金色的血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