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庄子:忘乎物,忘乎天,其名为忘己。

    二月清晨,华夏国的北方都市金城,依旧寒气逼人。

    在钢筋水泥所组成的都市丛林中,行色匆匆的路人,对这衣衫单薄的母子,仅仅投来惊讶的一瞥,便又匆忙离开。

    一天之计在于晨,上班都快赶不上地铁了,在这忙于生计的都市中奔波,还哪有闲心去理会他人?

    一阵寒风吹来,夏毅紧了紧身上的单薄的夹克,心疼的看了眼身边的中年女子,开口道:“妈,我再去找保安大叔说说!”

    中年女子拢了拢鬓间的白发,缓缓摇头道:“毅儿,不知道这次你陈叔,还能不能说上话?只怪你爹死得早,妈又没本事,让你受苦了……咳咳……”

    “妈!你说什么啊,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我怎么会怪你和老爸?更何况去了还包吃包住的……”夏毅强露出一张笑脸。

    “哎!可是……咳咳咳……”中年女子自责的叹了口气,又剧烈的咳嗽起来,夏毅赶忙拍打着女子后背。

    “唉,小伙子!都三天了,你们回去吧!你们这样子等着也不是个办法啊?不是我不让你们进去,是公司有规定啊!”安保室内的大叔好心出来劝道。

    “谢谢大叔,我知道的!上次进去,已经让你挨了顿骂,这次我们就不去了!”夏毅向保安投去友善的微笑。

    “不过,能不能借你一杯热水,让我母亲吃口药?”

    夏毅小心翼翼地捧着热水杯,伺候着母亲将药服下。看着母亲的咳嗽渐缓,紧张的心情也慢慢放松。

    “唉,小伙子!我给你们说实话吧,你们要找的那个陈副总啊……”保安大叔看着母子二人忍不住说道。

    “老张,你不好好值守,又在这里闲聊啥?”电梯里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胖子,恶狠狠的朝保安瞪了一眼。

    “陈叔好!”夏毅规规矩矩的打了声招呼。

    “唉,老嫂子啊!你说你给我打个电话就行,偏要来省城挨冻。咱大侄子的事情,我能不用心去办?我和老夏的关系,那是救命的交情。不过,公司里面最近也比较困难……你知道啊,管人力的老谢和我不对付,这个还真有点麻烦……”

    中年胖子一边说着,一边意味深长的盯着女子。

    “他陈叔,老夏在世的时候,没少提起你的帮助!咳咳咳……看在老夏的面子上,请你多帮帮忙。”女子一边说,一边从口袋中摸索着,颤颤巍巍的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了过去。

    “老嫂子,你这是干啥?”胖子一边说着,一边假意推脱,三番五次后似不情愿的将信封接了过来。

    “行了,嫂子!时间不早了,我上面还有个会!下午等我电话啊,咱说啥也不能亏了大侄子!”胖子说完热情地和他们握手告别,转身快步走上了电梯。

    “呸!这姓陈的最不是东西!”保安大叔瞅着男子上了电梯,恨恨地对夏毅说道。

    “妈!你哪里来的钱?是不是你把买药的钱,给这个姓陈的了?我去找他要回来!”夏毅着急的问道。

    “胡闹!咳咳咳……毅儿,你能有份固定的工作!妈就安心了,妈是老毛病了,这边不需要你操心!咳咳咳……”女子有些激动,又接连咳嗽起来。

    “妈!”夏毅看着两鬓斑白的母亲,心中痛苦不已。他怨恨自己的无能和任性,更不该早早辍学回家。

    一个二十五、六的人了,连份正经工作也没有,面对重病缠身的母亲,他竟毫无办法。

    夏毅的父亲,在他20岁那年意外身故。家庭的重担一下子落在,身体本就孱弱的母亲头上,为了减缓家中的经济负担,临上大二的夏毅毅然的做出了辍学打工的选择。

    直到后来,当母亲兴冲冲的赶来学校参加他的毕业庆典,才得知他早就被学校开除了学籍。

    母亲在打击下,昏倒在校园内,被好心的同学送医检查,却被查出了腺性肺癌。

    这位坚强的母亲,用近乎沙哑的嗓音哭求着夏毅的同学们,不要将病情告诉夏毅,她决定用她不多的时间来给儿子寻条出路。

    当夏毅得知消息,急匆匆的赶到医院时,母亲并没有责怪他。只是如同幼儿时一般,抚摸着他的头顶,轻声安慰着嚎啕大哭的夏毅。

    傍晚八时,夏毅接到了金城巨龙建设公司的电话,电话中hR用那特有的甜美女声,高傲地告诉他:

    他被录取了,不过实习期有足足6个月,因为公司是首次破格录取一个辍学的社会青年。他的工资是3000元整,转正后能达到3500元,职位是工地的实习施工员。明早就要去报道,赶去周边的仙临县项目工地……

    夏毅听完电话,胡乱几口将泡面吃完,轻手轻脚的帮床榻上入睡的母亲掖了掖被子,悄悄走出了这间破旧的小旅馆。

    “喂,胖子!我明天就要去上班了……对的,先不回来了……嗯,记得帮我照顾下我妈,她咳嗽越来越严重了!……嗯嗯,好的,那钱我肯定会还你,……你不说我也要还的……嗯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