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叶鑫发把到手的150块,和各种票看了一下,放进了口袋中!

    拿上空的背篓,还有空的水桶,又要出去!

    “这位叔,你这样的野味还有吗?”高个年轻人眼里复杂的目光,他从来没见识过,有人一刀把狼给砍死了!

    眼前人看起来忠厚老实的模样,他却从这个人的身上看出来一种,另外的气质,像是某种干部身上看到的气质,

    猜测,难道眼前的人是村官?

    只是这人说话的口音和他们这里有点差距,这里是火车站附近,有人为了卖东西坐火车来,能逃掉别人探,从货车运来这里,这人也是有本事!

    又或者是在附近的村子,那些大山上猎的猎物?

    叶鑫发沉默了一下,有所保留的道:“以后有货再说。”

    然后他打开了门,也不进里面去逛,走出了这里!

    高个年轻人身后传来声音:

    “去跟踪一下,他是从哪里来?”

    “不用了,对方不简单!”

    高个年轻人反对!

    叶俊銮在父亲出了这个黑市,经过那个瘦高个身边,让器灵注意着,有没有人跟踪?

    叶鑫发没有直接回招待所,在附近转了一圈,这才在一个角落里,在刚要天亮的微光下!

    叶俊銮把父亲的背篓,水桶依恋进博塔空间中!

    他出现在父亲的胳膊上!

    叶鑫发带着儿子又进入了招待所,父子俩进入招待所,他在房间换衣服!

    又在儿子的帮助下,进入了玉佩空间,现在儿子的空间那做竹房子,能在里面做饭,给家人们做了简单的米糕。

    并没有做其他的食品,在这里不方便拿太多其他的东西出来。

    米糕做好了,父子俩把一盘米糕放在房间的桌子上!

    然后叫另外一个房间的家人们来吃米糕!

    吃饱早餐他们退房,他们坐公交车,公交车坐了一个小时,公交车并不能抵达他们所在要进的厂。

    叶鑫发昨天就买了一张地图,在下了公交车之后,他们夫妻又在一个招待所里要了两间房间!

    把孩子安置在房间,把行李放在招待所的房间!

    夫妻俩往两个厂而去,叶鑫发首先送姚晗歆去食品厂。

    他在大门外等待。

    姚晗歆直接拿着介介绍信,上岗的信在门卫处,像老大爷填了信息之后,问了老大爷食品厂的厂区办公室!

    老大也不知道,这么工作难求的,这个看起来不像是这个城市的人,她的口音,和当地人的口音不一样。

    难道在这个厂有亲戚?

    绝对不是考进来的,如果说是工作顶替,或者是内招进来的还有可能!

    老大也只是好奇的看叶鑫发,猜测他们是一对夫妻!

    姚晗歆这老大爷好奇的目光下,老大爷简易的询问,她也只是简短的回答。

    进来工作报道的,这也不是秘密,当他正式上班的时候,整个厂会知道了!

    并不是车间工,人事部的干事诶!

    姚晗歆当年可是在小学,中学都读过的,只是作为女子,能读到中学已经不错了,上高中要到县里,才会辍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