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乘务警审问那些人,还有人来他们这两个车厢了解情况!

    叶鑫发他们一家人不敢说,这说是他们去厕所,发现人晕倒在厕所门口!

    然后询问那几个人是干什么的?

    “那几个是人贩子,而且有可能是盗墓贼,他们团伙作案。”

    乘警在回答的时候,是背着坐在对面的人,也并没有发现他后面的人,有人眼神里的有狠毒。

    乘务警走了之后,那些人又若无其事的聊天,话题里围绕着今天发生的事情!

    六点半,火车到达火车站,叶鑫发又是让儿子骑在胳膊上,两手提着行李下车!

    姚晗歆手拉手着七个女儿,不让别人挤到他们,下了车之后,他们在站台等候!

    人齐了之后,他们一家走出外面。

    “爸妈,那是不是大伯?”叶子睿指着一个长相文雅的中年男人!

    叶俊銮脑海里模糊的记忆,大伯的模样和眼前大姐指的这个中年男人对比,记忆不清楚,这个男人看起来比父亲还年轻,也是一张英俊的脸,也高高瘦瘦的,一个俊大叔啊!

    不对,是大伯!

    “大伯”

    姐妹们一起叫唤着!

    文雅的男人微笑着,对叶鑫发夫妻给以微笑!

    “坐火车累了吧?咱们出去坐车,今晚你大娘煮了好东西!”

    大伯叶卫斌对着小孩们温润的说着。

    然后伸手要抱叶俊銮。

    “这是小侄儿吧?长高了,叫大伯,你叫大伯,我给你红包!”

    叶鑫发曾经写过信,告诉他的儿子脑瘫已经好了。

    叶卫斌这一句大红包,可是羡慕坏了七姐妹了!

    眼神里羡慕的看着小弟,小弟在他们家受宠,已经不限于父母,亲戚朋友现在又多了,爷奶和大伯一家。

    “大伯,给我多大的红包?我要吃好吃的!”

    “行,咱们回家,给你好吃的,给你大红包,你爷奶等着呢!”

    他们来到火车站外面,并不是让司机开的车,只因为他们人多,而且又有行李,找的是一辆大一点货车。

    到了车旁边,大伯叶卫斌打开车门,然后对叶鑫发道:

    “以为你们搬家会好多行李,这么急带行李?还是说你们的行李邮寄了?”

    “嗯”叶鑫发没过多解释,大哥,他都不想把秘密传送!

    模棱两可,反正他们又不住在一起,隔的又会很远,谁都会想到,坐火车不要带太多行李,会邮寄或者是托运!

    叶卫斌看着他们一家上车,前面只能坐几个人,行李和姚晗歆都去后车室。

    叶鑫发抱着儿子进入前座,前面也只有开车一个,还有一个副驾驶室能坐的!

    火车站到叶卫斌家,没有什么人的,街上能开快一点,还是开了一个小时!

    “车是借的,你们一家人多,不方便开两辆车!”

    叶卫斌给小弟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