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不行,你们不能进来,肉是我们家的。”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平常你们抓泥鳅吃,没有去你们家吵着要吃。”

    八个盼妹看着院子里的孩子,要冲进他们的房间,想要吃他们家的肉,这怎么可以?

    院子里每一户人家都有几个小孩,加起来小孩都有几十个了,他们家也就买了一两斤肉,切的薄薄的片,那也不够一个人一片啊!

    他们家也很久没有吃肉了,都想吃多点肉,又怎么愿意把自己要吃到嘴的肉分给别人吃?

    在面对饥饿,自私怎么啦?

    又没有抢别人的粮食!

    程海翔任由孩子呼喊,任由孩子去挡,他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静静地看着院子里的人!

    这些都是乡亲?

    一时的善心,招惹了这些祸害回家,没有后悔他所谓的责任心,只是这个世道变了,人心变了!

    外面如何的乱,他以为影响不了这里,却没有想到,逃难在山上苦的时候那么团结,回来了就变成这样!

    也不是全村人都是这样,或许是一时间的怜悯,让这些人的良心被狗吃了!

    “村长,你还是厂长呢?有好吃的不分享一下吗?”

    这时说话的是一个啊,厂里干活的妇女,她做的也只不过是车间工,18块一个月,分的肉票,不舍得吃,给卖掉了。

    他们一家人关闭门之后,夫妻俩这种低声的吵嘴,外面的人听不到!

    就算是有工资,一大家子吃的又,有不良爱好,家里没剩什么钱,也就一直是住着以前建起来的老房子,年久失修,刮风下雨的也就倒了!

    “咱们一家有可能搬家,你注意点,收拾一下孩子的衣服行李,咱们房间的东西也收拾一下!”

    有人悄悄的往河边划船而去,更是有的人走路去镇上!

    程海翔一家并不知道,就在今晚,他们的肉引起的矛盾,让那些想在他家挖到宝藏的人,起了更恶毒的报复心。

    已经很久没有吃肉,别说是小孩子馋,大人也馋,更是引起了他们的仇富!

    “你说什么呢?刚刚发的福利,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把票都卖了?”

    他们关了门然后在吃饭中飘出来的香味更浓时!

    毕竟他们都是爱干净的人!

    赵嘉绥说完这个妇人又说另外一个男人:

    “还有你,你应该要剁了你的手,住在我们这里,已经是对你们扶持,难道对你们扶持就应该有一口吃的都送给你们吗?你们没看我们的孩子也饿得嗷嗷叫!”

    说话的这个人姓程,他们这个村子大部分的人都姓程。

    赵嘉绥从厨房出来,门口人说的话,她心里恼怒瞪眼忍不住!

    对一个妇人不给面子的拆台!

    本来说这里有田有地,有鱼塘又有厂打工,他们的生活都很富裕,一个是孩子生的多,另一个是男人,女人有点懒,男人又有点小毛病,爱上赌。

    那位妇人被她说的哑口无言,她以为自己做的这么隐蔽,居然还被人知道了!

    却不知邻村的人,在他们的交易中,把他们卖票的事说出来。

    不久后前后有几个人出了院子,他们去的方向并不是村里的一些房子,有人悄悄地往海边的方向而去!

    只有一些搬迁来的人不是姓程的,后来工厂必须要招工,厂子是在村子里的,一开始是程家的产业,后来私营合并,村子里一些帮忙陈家打工的都变成了工厂里的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