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程海翔突然间在睡梦中惊醒,小棉袄的话语让他惊吓,

    七岁的小娃娃能说出这么一句完整的言语,和平常模糊的叫爸妈的不一样!

    也许是这些年练就起来的警惕心,一听闺女说有老鼠,一般的人家有老鼠不出奇,他们家有老鼠也不岀奇,

    能让他家这个小娃娃发出尖叫的,可不是真的老鼠那么简单,多年的警惕心,让他一下子联想到了地下室!

    密道!

    家里的传承,他能住在正房,而且还睡在密道出口,这个密室的出口,也可以说是入口,地下室和密道的秘密当然是知道的!

    这些年地下室的一些东西,也是他悄悄存着粮食!

    至于多年前的那些不能用的东西,也全放在地下室!

    程海翔想到了地下室,有可能会被别人挖地洞找到,静静的听了一下,还真的让他听到了房子四周,有不一样的声音!

    有点懊悔自己睡得太死了,比不上一个小娃娃!

    地下室的事情,妻子都没有说,当然不能立刻就观察,看了一眼也被吵醒,

    安抚女儿的妻子,心里有小小的内疚,为了家里的秘密,连嫁过来时12年的妻子都没有告诉!

    不是不相信妻子,只是这是他们家的传承,都是秘密传承下一代的,按照他们家的规矩,家里的女人是不能说的!

    现在外面那么乱,更不能说,多一个人知道就会多一分危险!

    想到了地下室的东西,他不由得冒冷汗。

    这些都是危险的物品,财富和危险物品放在一起,这已经等于一个被定时的炸药包!

    真的被别人知道,他们全家人都完蛋了。

    程海翔懊悔,家里这么大的秘密,还要安排别人在这里住,安排人在这里住。

    这些天太忙了,也没有观察他们家住着的人,原来已经有了别的心思。

    他那青白和冒冷汗的脸,思前想后,现在不宜去看,只要等天亮了再想办法!

    “翔哥,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赵嘉绥背父女俩大动静吵醒了,点了灯,抱着女儿哄她睡,这才发现丈夫的脸色不对,关心的问候!

    “没事,刚才被闺女叫了一声,我刚也在做噩梦,就被一下子惊了。”

    程海翔一个平时那么厉害的大男人,居然拿这么一个不令人信服的理由。

    程熙雯只想呵呵,他父亲不是惊到了吗?

    别人不知道他们家的财富,母亲看情况,有些事也不知道,要不然也不会一点别的反应都没有!

    这一刻程熙雯只想,暗中的轻叹一句,平常夫妻感情这么好,原来都是有秘密的呀!

    祖上的一些物品,不宜外人知道,连枕边人都不知道,他这个做女儿的也能理解,下面的东西不只是财富,财富让别人知道了,会引来祸害,有些东西被人知道了,更会是引来杀身之祸!

    就不知道啊,他的这些邻居带着人来他们家,是为了财富,还是为了另外的东西?

    不过令他们失望了,家里是找不到!

    程熙雯默默的在想,父亲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

    不过她也想着,能不能跟着父亲探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