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第239章干他

    叶伟兴直接发现,的人发现了信,没有去确认,不知道这个所谓的领导,他有没有对头?

    他觉得这些人有问题!

    后面都会观察他们,他们不动,还预防他们的对手,让人通知某些人!

    叶伟兴观察到这里,

    去观察这个局,领导其实不止一个正的,还有一个副的。

    这时他也不管,这边的事情,他发现另外的一个单位,那一位也拿起信看了!

    看了之后,他并没有烧,而是叫来了秘书,询问秘书这封信是如何在他的桌子上的?

    秘书说他进来的时候已经见到信在这里,然后询问门卫,各种查,都查不到是别人是如何把信放在桌子上的?

    信悄悄的来到了领导的桌子,谁都没承认!

    这件事情成为了一个迷!

    领导查不出来姓的来源,也知道有人是匿名投的信,信的内容也看了,事情比较严谨……!

    下面就是打电话,然后找人去办事。

    某些事情他不亲力亲为,却也知道有些事,不是那么的简单!

    那个地方就在他们隔壁街,那条小巷他们平时上班的时候也经过,居然没没察觉到异常!

    至于那几排居民楼,以前都是有住户的。

    他打电话让专业人员去查!

    叶伟兴观察到了政府某位领导已经把命令下去!

    之后的事情,他只要观看就可以!

    至于这一条街的某些住户,家里的某些物资,正好趁着他们被查,还没转移出去物资,把东西藏他一部分!

    叶伟兴在暗中观看,还是在隐身中,他一个陌生的人出现在这里,更会让人警惕!

    早餐,午餐,都在拐角处,冷风中默默的吃餐!

    就在中午时,已经有人围住了那条小巷,围住了那一些宅子!

    把人围塞在里面,知道里面有密道,有地下室,在里面搜!

    叶伟兴见到已经有人把这里围住,并且把里面的人抓了一部分,之所以是抓了一部分,是有人警惕,觉得有危险再转移!

    又或许是他那一封信,让某些人通了信息!

    虽然另外一个领导派人来的很快,不过还是在早晨的那一段时光里走掉了一些人,搬走了一些东西!

    叶伟兴察觉到那个人,搬走的第一个罪证,那就是发报机。

    他也没有继续的留在这里,没办法解释,他为什么知道?

    他一个陌生人,为何在这里?

    他以什么身份了解这件事?

    更不能让人知道,他会有很多的符。

    隐身在这地区!

    叶伟兴上了一辆公交车,然后就去了车站,上了一辆大巴!

    现在可以去京市了。

    这里去军事坐汽车也要两三个小时!

    叶伟兴还是继续的隐身,班车的位置并没有坐满,他正好在没人坐的位置上,做了霸王车!

    这种隐身的方式实在是太好了,免去的车费,又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行踪!

    这一路上都是安全的!

    几个小时之后到了京都,然后联系二叔二婶和,堂弟!

    叶俊銮来了京都两天了,从那一天晚上在车站招待所,半夜有人入屋杀人。

    干的就是他父母亲,当时父母亲也只不过是符箓所变的。

    歹徒杀人,他们也受伤了,还以为已经把人杀掉了,杀人的整个过程很隐秘,只有他们的人知道!

    想让叶鑫发夫妻,秘密的死在招待所,让他们找不出凶手!

    毕竟那些人穿着黑衣黑裤,拿着武士刀,并且装扮的成怪异的衣裳,想来一种忍者龟的衣服!

    这就是一种能隐身的衣袍,他们穿上这种衣袍,可以隐身!

    不过也有时间的限制,时间过了会现身!

    他们身体受伤也会现身!

    除了那件衣袍有功能,本人也学了这种能力!

    叶俊銮在半夜招待所的房门开了,是用锁匙打开的,并不是撬锁!

    绝对是内部人员给的钥匙,要不然就是这些人配的钥匙!

    两黑衣人进来,然后就把床上的假父母给杀了!

    他们看到人被他们一刀砍掉了脑袋,就快速的离开!

    他们隐身的身体,之所以能被叶俊銮空间的器灵给视频录到,这是挂的功能!

    把那些犯罪分子杀人的那一幕都录了下来!

    那些人也受伤了,之所以受伤是被符箓的防护给反击的!

    招待所有人入屋,要把人杀死,在空间里修炼的叶鑫发夫妻还不知道。

    早上吃早饭的时候,叶俊銮给他们看视频才知道!

    如果他们在现实中遇到这些隐身的人,也不知道他们的能力会不会躲得过!

    还是符箓好。

    这一路上都有人要杀他们,他们决定了,之后的每一天,都是用这种代物符箓化成为他们的样子,代表他们在京都出现!

    叶俊銮听到了父母亲的决定,也就答应了!

    符箓不够可以兑换,他也可以尝试着画这种符箓。

    父母亲现在的能力,男宝不会被别人暗伤!

    自己在旁边,不会让他们受伤,如果是食物的话,有可能会中招!

    第二天,叶俊銮又丢了两张代物符,变成父母亲的样子,他们走出房门,在招待所里洗脸刷牙,上厕所之类的!

    还和出门的同事和同一个地方,别的厂的领导打招呼!

    某些人见到他们夫妻出现在房门,心虚的人有一刹那的惊讶,瞳孔萎缩!

    他们僵硬的笑容已经代表出来了,看到他们出现有不可思议和惊讶!

    还有种种的不同情绪!

    却也有人面容正常,毫不知情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