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实在是太冷了,冷的她几次三番都想讨好他,可是她要怎么讨好?难道要萌萌哒跟帝三少撒娇,快来上我?

    我去,这太惊悚了!

    不行不行,这不是她跟帝铭爵之间的正确打开方式。

    再说了她凭什么要讨好他啊!他那么恶劣,当着众人说她是葫芦娃……

    她从头到脚那点像葫芦娃了?

    所以他才不要讨好他!总之他就是个恶劣的男人!

    顾七宝噘嘴,宝宝还没生气呢,你气个毛,索性也不搭理他,干脆闭眼假装睡觉了。

    而帝铭爵其实是在思考,这丫头居然三番五次的抗拒她,他帮她出头她还是抗拒他,他容忍她到放纵她还是抗拒他!

    到底要怎么样她才不会抗拒呢?

    帝铭爵有点头疼,女人真是麻烦又啰嗦啊。

    突然他开始怀念之前的日子了,以前他根本不用管顾七宝想什么,直接做就好,可是现在真的好麻烦!

    简直麻烦到要死,他还得去考虑她在想什么。

    帝铭爵觉得这样始终不是个办法是不是应该和她好好谈谈?

    算了,也不用谈了,直接做就好!这丫头就是典型的不能给脸!

    一番思绪以后两人回到了家,帝铭爵冷着一张脸将她拖下车,一言不发的就往别墅里走,他步伐极快,铿锵有力,拖着顾七宝的手霸道的不容拒绝。

    全身气场冰冷又强硬。

    莫名顾七宝心里有些颤抖,这个架势像是要发生点什么的架势啊!

    那么,接下来该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