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居然敢撇下他来这里玩,臭丫头这胆子也是越来越肥了。

    帝铭臣一听这话差点没把酒给喷出来,还有更让她兴奋的?是什么?帝铭臣自动的,很污的想到了那茬。

    忍不住问,“老三,你后来又睡过顾七宝吗?”

    帝铭爵凉飕飕的看了他一眼,嚣张的蔑视,老子凭什么要告诉你。

    一个眼神让帝铭臣打了个冷颤,默默的为顾七宝捏了一把冷汗。

    可是又觉得不对啊,于是便问道,“你不是说要逗她开心的吗?这个时候正是好时机!”

    “嗯?”帝铭爵转动了眼帘看向了帝铭臣。

    “那里看到了没。”帝铭臣指向了舞台上的一架白玉钢琴,“南宫瑾这儿有个新玩法,整点以后会有一个表白时间,一百万一次起价,价高者获得表白时间,一会儿到点了你可以拍下表白时间,然后亲自上去弹奏一曲。”

    还要他亲自弹奏?帝铭爵皱皱眉,冷艳的吐出两个字,“矫情。”

    帝铭臣瘪嘴,心想这两人或者没到这种地步吧。

    刚好想完就听到帝铭爵凉飕飕的问,“让琴师弹奏不行吗?”

    “也行。”帝铭臣点了点头,虽说帝铭爵钢琴弹的确实不错,可是十岁以后他就再也没弹过。

    想想也是,让帝三少冷这一张脸坐在那里唱情歌,这画面简直不要太惊悚。

    “你打算让琴师弹奏什么?”一旁的帝铭哲总算来了点兴趣了。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帝铭爵慵懒的大长腿一扬翘起了个二郎腿,并不打算直接告诉帝铭哲。

    ……

    顾七宝他们在底下的卡座上玩的挺嗨,玩着骰子拼着酒,仿佛把所有忧愁都忘记了。

    薄承赫输急了,拿出香烟猛抽。

    南宫然醉醺醺的戳戳他,“给姐也来一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