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我靠!”顾七宝握拳,忍不住涨红了脸,“你胡说八道什么啊,要跪也是他跪!”

    “真的假的?”南宫然斜眼看她,“你今晚要是不让他跪,顾七宝我看不起你。”

    顾七宝顿时郁闷了,南宫然这个损友,明明就知道她凶不过帝铭爵还故意气她。

    真是误交损友啊!

    “不过讲真的。”南宫然又道,“你这样对爵大人是不是有点不好?我看他很喜欢你啊,宠你宠的都快上天了,让你拿着水泼薄承芯,滋味很爽吧。”

    顾七宝愣了愣,而后苦涩的笑了笑,“是蛮爽的。”

    “爽你还笑成这样,顾七宝你到底咋想的?”南宫然说着也严肃了下来,“你跟爵大人的事是板上钉钉了吧,只要他喜欢你,你逃不掉的。”

    顾七宝深吸了一口气,靠在了椅座上,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你别问我,我不知道。我想我需要调节一下心情,好好思考一下。”

    “噗。”南宫然忍不住笑了,“顾七宝你文艺了。”

    顾七宝也笑了笑,“也不是文艺,真的,然然,我就跟你说,这种感觉你不知道,是需要时间来缓冲和调节的,再说喜欢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先不说这个人对你好不好,就算他对你好你也未必能喜欢的上,何况帝铭爵也不算对我好。”

    “这还叫对你不好,那怎样才叫对你好?”南宫然诧异。

    “不知道。”顾七宝摇了摇头,有些茫然的样子。

    南宫然也便不再说话了,其实想想也是,短短的半月之内,很多东西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的人所在的位置都乱了,错了位,想要一时之间完全接受,确实需要一个缓冲。

    特别是对薄承言的感情吧。

    南宫然也很能理解,于是便道,“一会儿接到萱儿我们去玩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