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早在当初薄承言拦着她泼薄承芯,不听她任何解释和忏悔的时候,她就该知道她对这个男人不应该再有任何想法了。

    一个能把你尊严放在地上践踏的男人,你还能指望和他发生点什么,或者是指望有奇迹吗?

    说起来也可笑,自己爱的人不顾一切的践踏自己的尊严,反而是自己不爱的人,帮自己捡起了尊严。

    顾七宝不由得看向了帝铭爵,第一次觉得这家伙帅的真是人神共愤。

    可是在没有别人的时候他对她态度依旧恶劣。

    看到顾七宝这样看自己,帝铭爵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臭丫头。”

    顾七宝怎么觉得帝铭爵有点害羞的意思?

    他会害羞?

    这简直是太搞笑了有没有?

    就他那一副冷艳帝王的感觉,讲真,害羞起来简直太诡异了。

    一旁的南宫然激动的跳了起来,竖起大拇指兴奋的道,“顾七宝你家爵爷太给力了,还不给大爷伺候着!”

    顾七宝微愣,南宫然这个损友,果然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居然让她伺候帝铭爵?

    她才不要!

    帝铭爵好心的赏了南宫然一个赞许的眼神,转头将顾七宝搂在怀中,语调难得不再冰冷,“晚上一起吃饭,想去哪里吃?金味轩吗?”

    顾七宝眨眨眼,其实她不太想和他一起吃饭,尤其还带上南宫然!

    南宫然那个狗腿子一定帮着帝铭爵说话,吃饭的时候她会不会被两人欺压的像个丫头似得当真给帝铭爵当爷一般的伺候着啊。

    想想都太可怕,还是不要好了。

    还没拒绝,就听南宫然说,“今晚萱儿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