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你们把我女人的尊严踩脚脚底的时候可曾想过她会难过!多轻一句话,又多重的一句话,极其护短,极其嚣张,这是帝铭爵的风格。

    薄承言当即哑口无言。

    转身,帝铭爵步子迈的铿锵,气势嚣张到了张狂,霸道性的搂过顾七宝的腰,“宝贝儿别怕,只管泼就行了。”

    顾七宝真的是惊讶了,眼睛瞪的比铜铃还大,他叫她宝贝儿?

    倒是一旁看热闹的南宫然兴奋了,打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兴奋的挥着双手,“爵爷霸气,小七你还愣着干嘛,泼啊!”

    顾七宝回过了神来,这次她没有犹豫的将咖啡杯里的咖啡泼了出去,泼到薄承芯的脸上。

    她从来不是圣母玛利亚,对于薄承芯的所作所为她没有半点同情。

    正如帝铭爵说的,薄承芯就是作。

    再有,一想到薄承芯那天对她的行为,她无法原谅。

    在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后她更无法原谅,还有那天薄承言的行为也让她很受伤。

    就像帝铭爵说的,他们把她的尊严踩在脚下的时候可有曾听她解释过?

    这杯咖啡毫无遮拦的泼了出去,泼到了薄承芯的脸上,头上,这次她难看滑稽的像个小丑,脸上的表情是惊讶加错愕的。

    莫名顾七宝心中爽了,突然觉得有人撑腰的感觉还真不错。

    “还有一杯。”帝铭爵又将一杯冰水递到了顾七宝的手中。

    顾七宝也毫不犹豫的就对着薄承芯泼了过去,一报还一报,这才是她顾七宝的正确打开方式,她不会因为薄承言而放过薄承芯。

    相反她因为薄承言而更讨厌薄承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