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帝铭爵你什么意思?”薄承言被押了进来,但好歹也是男人,也是四大家族的人,气势上也不会太弱。

    “你这句话纯属废话。”帝铭爵看着薄承言高调的开口,紧紧握住顾七宝的手道,“薄承芯是你妹妹,你帮她出头无可厚非,但是现在顾七宝是我的女人,我帮她出头自然也是理所当然。那日你们在咖啡厅如何欺负顾七宝的,我今天打算给你重演一次。”

    “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薄承言皱起了眉头,跨步上前,但他身边的两名军装士兵,却铿锵跨步更强势的挡在了他面前。

    他脸上闪过一抹无奈,不悦的道,“帝三少,知道你帝家横,但你也要讲道理。你和芯儿是男女关系,顾七宝属于插足,芯儿找她问一问话难道就错了吗?”

    帝铭爵高调的哼了哼,一脸写着你跟老子跟讲道理的模样实在是嚣张的很。

    顾七宝看着他这幅模样也是醉了,这位爷哪有什么道理不道理的?

    他说睡她就睡她,毫无商量,说黑薄承赫的卡就黑薄承赫的卡,没有理由,你跟这种人讲道理这不是自取灭亡吗?

    但撇开别的不说,感觉站在帝铭爵身边莫名的有种嚣张的安全感啊。

    蔑视完了薄承言以后帝铭爵才慢条斯理的开口,声音蚀骨的冷,“我和薄承芯真正的关系想必她没有跟你说清楚,所以这件事你插错手了。”

    “你们真正的关系是什么?”薄承言追问。

    “你说,还是我说?”帝铭爵转头看向了薄承芯,那一眼不加掩饰的直白让薄承芯难堪到了极点,像是一个小丑,滑稽的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