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她掰着小手指口水直流,“我要吃大闸蟹,卤肉包,葱爆黄鳝,鸳鸯小火锅,香炸什锦船,还有酥油饼,对了,还有油焖鸡,榴莲桂鱼!”

    “你一个人吃的了那么多吗?”帝铭爵表示怀疑。

    顾七宝拍着小胸脯,“我一定吃的完!”

    “吃那么多也没见涨二两肉。”帝铭爵嫌弃的看了她一眼,目光,落在胸部。

    顾七宝只顾流口水根本就没注意到帝铭爵的眼光,嘴巴一瘪很不乐意,“怎么?怕我吃穷你啊?”

    “就凭你?”帝铭爵一脸面瘫的嫌弃。

    “喂,帝铭爵你要再露出那么嫌弃的样子,当心我揍你。”顾七宝一个激动好像忘记了什么,嚣张的把小拳头伸到了帝铭爵的脸边。

    “你还是多吃两碗饭再来准备动手吧。”帝铭爵啪声拍开她的手。

    “靠!”顾七宝不爽了,“帝铭爵你这个人真的很矛盾呢,一会儿又嫌我吃的多,一会儿又让我多吃两碗饭,你是不是横竖看我都不不顺眼啊?”

    帝铭爵转眼看向了她,“你看哪家的千金像你一样满嘴的脏话?”

    顾七宝翻了个白眼,“我就是这个样子啊,你挑我刺干嘛?你不要觉得我们俩熟就一天捉着我骂,我又不是薄承芯,你说什么都要言听计从。”

    车内的气氛陡然就冷了好几度,顾七宝一惊,她怎么把滚床单那事给搞忘了啊?

    真是尼玛,蜜汁尴尬!

    突然目光触及到车窗外一家医药店,顾七宝猛地一个激灵,声嘶力竭的尖叫,“停车!”

    喵了个咪,差一点就忘记自己的目的了,都怪帝铭爵,没事和她东扯西扯,差点害死她了!

    帝铭爵刹住了车子,皱眉。

    “我肚子痛!”顾七宝急忙捂着肚子,“我要下车买药!”

    没一会儿她又很怂的滚回了车边,有些难为情的伸出手,“帝铭爵借我十二块。”

    要是让她抓到是谁把她包里的钱包给拿出来,她非恁死他!

    “没钱,只有卡。”帝大爷一向都比她拽多了。

    “卡也行。”顾七宝咬咬牙,伸出手,“拿来吧。”

    帝铭爵掏出了卡递给她,“密码是我的生日。”

    “好。”顾七宝点点头,拿过卡,刚还没走一步,突然转头问道,“你生日是多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