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薄承赫也有些为难,但是这次真的是薄承芯过分了,他今天听南宫然说了以后也很是气愤,不过薄承芯到底是他姐,虽说是收养的,可是也从小养在薄家。

    “这事你跟帝铭爵说没?”薄承赫看向了南宫然。

    “我还没来得及说。”南宫然答道。

    “我已经跟她说了。”顾七宝在一旁开口,神情看起来不太好的样子。

    “你跟他说了?”南宫然激动了起来,急忙道,“那爵大人怎么说?有没有说要找薄承芯算账?”

    “没有。”顾七宝摇了摇头,脸上有些失落,“他什么都没说。”

    “不是吧!”南宫然惊讶了,“这不像是爵大人的作风的,你等着我跟他打电话。”

    “别。”顾七宝阻止了南宫然,“事情都过去了,看看再说吧。”

    南宫然最终点了点头,也没在提了。

    中午和顾七宝吃了饭,南宫然借口说自己有点事便走了。

    顾七宝也懒得理会她了,她一直在想自己到底会不会怀孕这件事。

    她才十九岁,她真的不想生孩子啊。

    想到今早帝铭爵恶劣的行为,一点都不顾及可能带来的后果,顾七宝就恨的牙痒痒。

    突然觉得很憋屈,心里很难受,她掏出手机给帝铭爵发了条短信,“帝铭爵我再也不要跟你说话了,你最好有多远就滚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