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顾七宝在做什么?声音那么沙哑?

    是哭了,还是别的什么?

    他很难想象顾七宝会因为什么事哭的嗓子都哑了。

    是因为他吗?

    因为他欺负她?不对,这几天她还好好的啊。

    帝铭爵发现自己的思绪有些乱了,因为顾七宝而乱了。

    他现在迫切的想知道顾七宝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做什么,为什么声音哑成了那样?

    焦急的等待他受不了,烦躁的起身,大长腿一迈,他踹翻了挡在面前的茶几,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很快他就收到了消息,是南宫然打来的电话,告诉他顾七宝在一个小旅馆里。

    旅馆?这似乎和她的身份很不挂钩。

    他接到消息以后就直接奔了过去,在看到那个小旅馆的时候,他一张脸冷的可以冻死人。

    一脚踹开顾七宝所在的房间里,里面漆黑无比。

    “谁?”顾七宝的声音惊恐的响起。

    帝铭爵一颗悬着的心陡然落了地,他打开了灯。

    顾七宝的视线还有些模糊,当她看清楚以后忍不住愣住了,昏暗的灯光下男人绝世的颜闪着一抹夺人的瑰丽,宛若一尊神邸,似乎披着霞光而来。

    可惜这个人是帝铭爵。

    他的脸色很不好,很烂,顾七宝下意识的缩了缩,“你别过来!”

    “你跑来这里做什么?”帝铭爵走上了前,嫌弃的不肯坐那张床,不过声音倒是放柔了不少。

    或许是因为他不算太冷的声音,顾七宝没那么紧绷了。

    她茫然的摇了摇头,低声道,“我想单独一个人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