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薄承言愣住了,顾七宝也愣住了,一旁的南宫然自然也愣住了。

    南宫然率先反应过来,冲上前抬手上前就给了薄承芯一耳光,打的响亮,怒道,“你大哥喜不喜欢顾七宝要你多嘴!”

    “南宫然你做什么!”薄承言突然暴跳如雷,原本是温润的他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推开了南宫然,把南宫然推到了地上。

    “然然。”顾七宝既然冲了上去扶起南宫然。

    南宫然的手都被磕破皮了,顾七宝一阵心疼。

    可更让她心疼的是此刻薄承言对薄承芯的举动,他疼惜的看着薄承芯的脸,还柔情似水的抚摸。

    瞬间她觉得心都疼到了极致。

    “我艹你大爷的薄承言!”南宫然怒不可及,一边掏着电话一边骂,“你等着,这件事你们是要闹个没完没了是吧?那好啊,那就把四大家族的统统叫过来,大家好一次性说个清楚明白!”

    她也豁出去了,大不了被所有的人骂就是了,她就是看的不顾七宝受这份闲气!

    “然然不要!”顾七宝急忙抢过了南宫然的电话。

    只是刚好抢过来,突然手上一痛,手中的电话就被薄承言给打了出去,摔在地上摔的稀巴烂。

    顾七宝不敢相信的抬头,面前的男人失去了一直以来的温润,那双眼似乎阴霾的很。

    顾七宝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

    薄承言最终没对她发怒,而是转头看向了南宫然,“南宫然你身为四大家族说话如此无理,你的书念到哪里去了?”

    “哼。”南宫然不屑的哼了哼,“我说话是无理,薄承芯说话就有理了?她泼顾七宝就有理了。我告诉你薄承言,顾七宝让着你我可不让着你,你要护着薄承芯我就护着顾七宝,你要不服咱两就打一架。”

    薄承言怎么可能跟南宫然动手,她毕竟是个女孩子。

    顾七宝急忙一把拉住了南宫然,“然然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