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顾七宝浑身都哆嗦了起来,是,她不要脸。

    可是她喜欢薄承言怎么就叫不要脸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玩意?”南宫然恼怒的瞪着薄承芯,“你耳朵聋啦?都说了药是我下的,跟小七有什么关系?”

    “你俩蛇鼠一窝狼狈为奸谁不知道?”薄承芯面无表情的道,“顾七宝,就凭你也想爬上我大哥的床?你真的是恬不知耻。”

    “你说什么?”顾七宝突然怒了,猛地一下站起了身子,恼怒至极。

    她想爬上薄承言的床怎么就叫恬不知耻了?她喜欢薄承言有错吗?

    恼怒下的顾七宝瞬间也抄起了桌上那杯咖啡准备泼薄承芯一脸。

    她可以指责她和帝铭爵睡在了一起,可是她有什么资格讥讽她喜欢薄承言?

    可是这杯咖啡依旧没有泼出去,因为薄承言抓住了顾七宝的手。

    顾七宝当时心如刀割,狼狈至极。

    “七宝,你不要一错再错了。”薄承言看着她说。

    顾七宝顿时莫名其妙,她什么时候一错再错了?

    “你放手。”顾七宝挣扎,“我今天非要泼她,你不准拦着我。”

    可惜她的力气根本就打不过薄承言,挣扎不脱。

    “大哥,你喜欢她吗?”薄承芯突然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