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她说着眼泪就滚滚的流了出来,不知道是难过还是凄惨。

    顾七宝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她拼命的摇了摇手,“不,我没有想过要跟他怎么样,你听我说这一切都是误会,真的,我没有想过要抢走他,我跟你保证我也不会抢走他。”

    她的话说的已经很卑微了,可是薄承芯却没打算就此作罢。

    她笑,眼泪滚下,“顾七宝你真的很会说谎,你上次就跟我说你们没有关系,你这次又跟我说你不会抢走他,学校的传闻都是假的吗?我是下本身瘫痪,可是我还没瞎,你怎么能这样骗我?”

    顾七宝被她堵的一句话说不出来,眼眸怔怔的看着薄承芯,最终心虚的垂下了眼帘,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薄承芯猛地就愣住了,她说对不起?也就是说变相承认了她跟帝铭爵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吗?

    想也没想,她瞬间就拿起桌上的咖啡杯对准顾七宝的头就泼了过去,尖锐的怒骂,“顾七宝你怎么那么下贱!”

    顾七宝瞬间顿住了,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停止了,滚烫的咖啡从脑袋上滑落到脸上,一滴一滴顺着下巴落在地上,她难看的像个小丑。

    “薄承芯你发什么疯!”南宫然眼明手快的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顺手抄起桌上另一杯咖啡对着薄承芯就泼。

    猛的,手却被人挡住了。

    是薄承言。

    “薄承言你神经病吧。”南宫然不甘示弱,“你挡着我干什么?薄承芯凭什么这样欺负顾七宝?”

    薄承言看着南宫然,没有说话,只是他的手握着南宫然的手让她无法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