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何况她觉得帝铭爵或许对顾七宝有感觉,毕竟日久生情嘛,所以,她的好好帮顾七宝开开窍。

    “别提他了。”顾七宝的小脸更沮丧了,不提帝铭爵还好,一提他,顾七宝真是已经哭晕在厕所。

    南宫然突然有些心酸,一把抓住顾七宝的手,“七宝对不起,是我不好,要不你打我两巴掌吧。”

    南宫然说着就拉着顾七宝的手往自己脸上抽。

    “你干什么啊!”顾七宝紧紧手,有些心疼,“然然你别这样。”

    “说真的。”南宫然哽咽,“我真的是挺对不住你的,你知道我这人脑子不好使,我当时真的没想那么多,我看你喜欢薄承言,我就寻思着把你俩灌醉弄到一个房间去。我,我,我真是猪脑子!”

    南宫然敲着自己的脑袋,特别的懊恼。

    “好了好了。”顾七宝急忙捉住了南宫然的手,叹了一口气,“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就这样吧,我,我也不生你的气了。”

    她虽然还是有点怪南宫然,可是她看到了南宫然这样心里更难过了,就像她说的一样,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责怪谁都没有用了。

    而且她今天被薄承芯质问的时候,南宫然也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

    “你不生我的气,我还是要生我自己的气。”南宫然一抹眼泪,“干出这事把你害成这样,我真该被车……”

    顾七宝猛的捂上了南宫然的嘴巴,摇摇头,“行了,然然,不要再说了,陪我喝几杯酒。”

    “好!”南宫然点头,握住了顾七宝的手,“小七你别怕啊,什么时候都有我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