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一转身,哪还有帝铭爵的人影?眼前干干净净的就连一片树叶都没有。

    顾七宝茫然的挠了挠头,难道真的是她产幻了?

    天啊,她是被帝铭爵欺压的多惨无人道才会有这样的幻觉啊!

    顾七宝不禁怀疑是不是顾纯给她的药有问题,直接导致了她神经错乱,竟然会幻想帝铭爵跟她表白?

    苍天,来道雷吧,这次就真的劈死她吧,这样的日子,她不过算了!

    无精打采的她好几次想跟南宫然说话,可是一想到这局面是南宫然造成的她就差点没把南宫然给掐死,忍了又忍,忍了又忍,她才放过了南宫然。

    若不是跟南宫然从小一起张大的,她发誓她真的会揍她一顿,而且是狠狠的那种。

    作为一个学渣来说,学校的一天都是那么的无聊,不能和南宫然说话,显得更无聊了。

    下午,南宫然鬼鬼祟祟的跑去了校董办公室。

    “二姐,爵大人还在吗?”南宫然找到了顾瑶问。

    “嗯,在啊,办公室呢。”顾瑶指了指,“你找他?”

    “嗯。”南宫然点了点头。

    悉悉索索的摸进了办公室,南宫然实在是有点害怕帝铭爵,要是帝铭爵知道了这事是她做的,会不会直接杀了她啊!

    她突然觉得来这里是一个错误,要不,还是溜吧,刚想转身开溜,就只见帝铭爵凉凉的抬起了眼皮,“有事?”

    “没,没有!”南宫然急忙摇着脑袋就开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