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

    随后顾七宝想了想,酒里的药应该是她的死党南宫然下的,两杯酒,她一杯,薄承言一杯,薄承言是她喜欢的男人,也是四大家族之一,帝国四大家族,帝家为首,其次薄家,顾家,南宫家。

    她十九岁生日的时候薄承言在医院做手术没来,所以她就跑去帝铭爵旗下的私人会所帝海蓝天举办了一个小趴,再次邀请薄承言。

    薄承言人是来了,可惜还没来得及喝下酒就又被医院叫走了,那酒她事先并不知道下了药,失落的她就塞给了帝铭爵,所以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细节她不想再追究了,关键是居然被家里给逮住了,这事不想闹大都要闹大了,不止他们家闹大了,帝家也知道了,毕竟关系交好,不可能当没发生过。

    帝家老大和老二也被叫回了家,帝铭爵坐在沙发上,靠着椅靠,单手微微撑头,冷艳的脸面无表情,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帝家老大帝铭哲是帝国待选副总统,老二帝铭臣是军政区总司令,三兄弟多少有些相似。

    帝铭哲虽说长相温润,但也是一张扑克脸,帝铭臣夹在中间,属于最正常的,不过五官也精致的高贵。

    若说帝铭爵是像帝王,那帝铭臣就是贵公子,而帝铭哲,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

    “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结婚。”帝铭爵的父亲帝严气场也骇人,出口就是命令式的。

    “不可能。”帝铭爵冷冷的丢了出了三个字,完全无视帝严的命令。

    “胡闹,男子汉大丈夫得负责。”帝严加持了气场。

    “不娶,要娶你们娶。”帝铭爵站起了身来,颀长的身形威压十足,冷艳的脸没有起伏,直接走了。

    帝严吐血,看来人老了,加持气场都没用,这个变态的儿子到底是怎么生出来了?

    他记得他年轻的时候怎么也比他要好点吧!

    “他这是什么态度。”帝铭爵的妈妈方好扶额,这特么是到底是随谁啊,真想塞回去重新造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