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不是我……不是我——”

    陆靖北大叫着从噩梦中惊醒,一身的冷汗淋漓,一双瞳仁瞪的老大,眼睛里满是骇人的冰寒。

    窗外依旧是细雨飘扬,他抬手看了眼钟表,他不过只睡了两个小时而已。

    凌晨三点钟,陆靖北驱车离开了老宅。

    他没有回自己的别墅,逃一样的离开,将车停在了夜色的门口。

    “北少,我敬你。”身边的女人像是藤蔓一样围了过来,带着香味的酒杯朝他唇边送。

    陆靖北转头看着她,妆容精致,眉眼清秀,尤其一双大眼睛,勾魂摄魄。

    他扬唇一笑,忽的伸手,大手一把握住了女人纤细的腰肢,猛地往怀里一带。

    “北少……”女人娇嗔一声,媚眼如丝,满脸微笑的将红唇凑过来,在他脸颊上吧的亲了一下,留下了一个红唇印。

    陆靖北轻轻一笑,搂着女人一个翻转,将她压在了身下。

    他一向自恃酒量不错,在饭局上也从未遇到过对手,但是今天,他却喝醉了。

    明明视线都已经变得模糊,但头脑却越来越清醒。

    “北少……”身下的女人见他压在自己身上,竟然还走神,不满的横嗔了他一眼,伸出一双藕臂,直接勾住了他的颈项,主动将红唇凑过来。

    陆靖北看着她,视线渐渐模糊,闭上眼,脑袋里却出现另一张清秀的脸庞。

    “蔺瑶……”

    他喃喃,俯身,火热的唇落在女人的唇上。

    “嗯……”他火热的吻点燃女人的热情,不消片刻,两人便都是衣裳半褪。

    蓦然,耳边传来“砰”的一声闷响,陆靖北只觉得自己被人拉起,靠在了一边。

    等他睁开眼,便看见肖珊一把揪着那女人的头发,不客气的甩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啪”——

    女人被打蒙了,忘记了反抗,只是本能的抱着头缩在地上。

    肖珊尖锐的骂声传进耳中:“狐狸精,狐狸精,打死你,打死你……”

    肖珊失了理智一般,揪着女人就是一顿痛打。

    女人的尖叫在包厢里接连响起,肖珊一扬手,手腕却忽的一紧,回头,对上陆靖北不耐的视线。

    “够了。”陆靖北面色冷峻,连带着那双眸子里,都是冷冰冰的,没有了往日的深情。

    “靖北。”肖珊丢开被打的半死不活的女人,一把抱住陆靖北的胳膊,“靖北,对不起,我……我失态了……”

    陆靖北淡淡扫了一眼抱着双膝,坐在地上的女人,甩开肖珊的手,抓了外套就往外走。

    “靖北……”肖珊急急唤了一声,回头恨恨的瞪了那女人一眼,忙抬脚跟上去。

    “靖北……靖北……”

    出了夜色,肖珊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小跑着,才能勉强跟上他的步伐。

    “陆靖北。”肖珊忍无可忍,大叫一声,同时伸手拉住他,站在了他的面前。

    “靖北,我知道,一定是那个女人先勾引你的,没关系,我不会怪你,你别不理我……”她一边着急的说着,一边伸手去摸陆靖北的脸颊。

    陆靖北皱眉,头一偏,正好避开了她的手指。

    “靖北……”肖珊委屈的看着他,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

    陆靖北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抱歉,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陆靖北摆摆手,离开。

    肖珊咬唇,狠狠跺了跺脚,“陆靖北,你把我当什么了!”

    眼睁睁看着车驶远,肖珊狠狠的将手中的LV包包砸在地上,引来路人怪异的眼光。

    ——

    陆园,一大清早。

    蔺瑶刚下楼,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的陆靖琛。

    她脚步顿了一下,他看上去好像状态好了不少,至少,昨晚那种浑身的落寞感不在了。

    “三少。”蔺瑶从他身边经过,下意识的打招呼。

    “……”陆靖琛没有什么反应。

    蔺瑶收回视线,打算去厨房。

    “等等。”陆靖琛忽然开口。

    她不得不停下脚步看着他,“三少,您有什么吩咐?”

    陆靖琛未从报纸中抬头,薄唇轻启,嗓音淡漠:“收拾一下,吃完早饭,莫里会送你去医院。”

    蔺瑶一怔,随即眼前又是一亮:“您答应了?”

    “嗯。”陆靖琛终于抬头看了她一眼,无比淡漠的眼神,不夹杂任何情绪,“好好照顾爷爷,你朋友的事,我会帮忙摆平。”

    “谢谢三少。”蔺瑶高兴的眉头都挑了起来。

    餐桌上,陆靖琛给她交代:“你去医院,只是单纯的照看好爷爷,陆靖北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轻举妄动,你只要确保爷爷的安全就行。”

    蔺瑶点头,“嗯,我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