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三人的神情都很严峻,而陆靖琛脸上多了一丝哀愁。

    看来,爷爷情况不容乐观。

    他几乎没看蔺瑶一眼,径直从客厅穿过,直接上了楼,霍昱洋跟薄斯幸紧跟其后。

    “现在怎么办?”

    书房,霍昱洋先开了口。

    陆靖琛面对着窗户而站,薄斯幸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眉头深锁。

    陆靖琛没有说话,但背影看上去有些萧条。

    薄斯幸沉吟道:“真没想到,陆靖北动作这么快,老爷子刚倒下,他就做好一切准备了。”

    霍昱洋点头:“就是不知道那份遗嘱,现在怎么样?”

    “靖琛,你打算怎么办?”薄斯幸问道,“行帆现在联系不上,我担心他会有危险。”

    陆靖琛沉默良久,终是道:“按计划进行吧。”

    “好。”霍昱洋站起身,“我这就去安排。”

    薄斯幸也跟着站起身,“我也走了,你早点休息。”

    说完,两人又都看了他片刻,陆靖琛依旧站在窗前,不知是被窗外的哪一处美景吸引,不曾动过。

    薄斯幸和霍昱洋对视一眼,转身一前一后的出了书房。

    迎面见蔺瑶走过来,薄斯幸脚步稍微顿了顿,还是道:“老爷子情况很不好,他现在很难受。”

    蔺瑶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嗯,谢谢你们。”

    她知道,对于陆靖琛来说,这两个朋友的意义非凡。

    叩叩叩——

    蔺瑶轻叩门扉。

    “进。”陆靖琛低沉的嗓音隔着房门传来。

    她推门而入。

    房间里只开了书桌上的那一盏灯,光线有些昏暗。

    陆靖琛立于窗前,一动不动。

    “三少。”蔺瑶将亲手切好的水果轻轻放下,“吃点水果吧?”

    “……”陆靖琛没有说话,依旧站着没动。

    他修长的身影立于窗前,落在地上的影子,被台灯拉的老长,看上去竟透着一股子忧伤和冷清。

    “三少?”她又轻唤了一声,“爷爷怎么样了?”

    他身影微顿,低沉的嗓音传来:“不好。”

    看惯了平日里霸道冷漠的陆靖琛,这样低落,连语气都充满忧伤的陆靖琛,竟给人一种陌生的感觉。

    他转过身来,脸上还是冰冰冷冷的神情,但蹙着的眉宇间,明显纠结着一股荒凉。

    见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蔺瑶忙将果盘往他面前推了推,“吃点水果吧。”

    这个时候,她想安慰,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陆靖琛是个很成功的男人,抛却陆家不说,光是一个M.G的光环就够了。

    能创建这么一个厉害的企业,他的内心世界肯定不是一般的坚强,所以她的安慰,估计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陆靖琛低垂着头,目光落在那一盘新鲜的水果上。

    沉默了好半晌,忽然道:“蔺瑶。”

    她一个激灵,“我在。”

    “……”他便又没了下文,就这么沉默着。

    “……”她也不说话,就这么怔怔的看着他,安静的等着他的下文。

    房间里顿时陷入寂静,而跟以往的感觉不同,蔺瑶觉得,即便他们今天坐在这里,沉默一晚上,她也不会觉得尴尬。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受,就觉得这个时候的陆靖琛需要人陪,而她也愿意就这么静静的陪着,哪怕一句话不说。

    而陆靖琛动了动唇,似乎有什么想说,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

    次日清晨,蔺瑶是在书房的沙发上醒过来的。

    朦胧的天光从窗户外洒进来,有细雨打在窗玻璃上,发出啪啪的轻响。

    是个阴沉沉的下雨天。

    书房里不见陆靖琛的身影,她揉了揉惺忪睡眼,将盖在自己身上的毯子叠好了,放在沙发上,然后开门走了出去。

    她本想下楼,却在楼梯口,听见下面客厅里传来的说话声——

    “陆靖北现在已经控制了整个陆家,老爷子的病房周围都布派了人手,我想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了。”这是薄斯幸的声音。

    “我已经在医院周围都派了人盯着,陆氏集团那边,因为还没触及到法律问题,所以我的人不太方便出手,但是都已经安插了人手盯着了。”这是霍昱洋的声音。

    “行帆也已经回来了,他现在大概正往医院方向去。”薄斯幸又道。

    “三哥……”霍昱洋将纠结的目光投向一言不发的陆靖琛。

    陆靖琛眉头皱的深深的,“今晚,我去医院。”

    “什么?”薄斯幸皱眉,霍昱洋叫出声,“陆靖北就等着你往里跳,你这一去,等于自投罗网。”

    陆靖琛的指间夹着一根烟,他垂首看着寥寥的烟雾,嘴角一抹凄凉的笑:“你们猜,我爸妈会做什么反应?”

    霍昱洋跟薄斯幸都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