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车子很快就停在了市中心图书馆的门口,蔺锦璇下了车,“陆先生您先走吧,我在这里打电话给我朋友,让他们来接我就行。”

    陆靖北不放心的看了一眼,“真的不用我送你进去吗?”

    “不用。”蔺锦璇摆摆手,“这边貌似不能停车,您快走吧,被交警看到就不好了。”

    她催促着他离开。

    “那好吧,”陆靖北一脸无奈,“你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可以打我的电话。”

    他说着,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个名片夹,从里面拿出一张烫金名片递到她手里,“那我就先走了。”

    “嗯。再见。”蔺锦璇接着名片,挥手跟他再见。

    陆靖北的车刚刚开走,蔺锦璇的几个朋友就从图书室里走了出来。

    “锦璇,刚刚那个男的谁啊?长得好帅啊,怎么我们从来没见过呢。”

    “对啊,我们看他对你好像有意思,生怕坏了你的好事,都在那边站了半天了,不敢过来打搅你。快跟我们说说,这男的什么来头?”

    蔺锦璇不动声色的,将那张烫金名片收进口袋里,“我不认识,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不小心被他的车给撞了。不信你们看,我的腿现在还不能走。”

    “被他撞了?哇塞,好浪漫啊,这不是电视剧里才有的场景吗?”

    “他撞了你,你就让他这么走啦?”

    “不然呢?”蔺锦璇满脸无辜的耸耸肩。

    “天哪,他长得那么帅,而且你看他开的车,是悍马最新款哎,还是全球限量的。蔺锦璇,你脑子没坏吧?这么个又帅有多金的男人,你就这么眼睁睁的放他跑了?”

    蔺锦璇摇头,“我对这样的不太感冒。”

    她这个人,干什么都是先入为主。

    陆靖北确实很帅,也很温和,但奈何她心里已经有人了。商隐之,何尝不是多金有帅气呢?而且比起陆靖北,她明显更喜欢商隐之这种坏坏的男人。

    “你不感兴趣,可以介绍给我们呀,我们感兴趣啊。”

    “就是就是,早知道你对他不感兴趣,我们应该早点就过来了,唉~就这么放跑了,好可惜啊。”

    “哎,锦璇,他有没有给你留联系方式什么的?”

    “没有。”蔺锦璇摇摇头,有些无奈。

    “唉,真是可惜啊。”

    ——

    蔺家。

    穆雪芝正坐在院子的凉亭里唉声叹气,忽听院门方向,响起李婶的声音。

    “大小姐回来了。”

    锦璇?

    她这么快就回来了?难不成是知错了?

    可是现在知错有什么用?赵太太带着她儿子气冲冲的就走了,她好不容易邀请到的……

    唉,真是越想越气,干脆扭过头去,眼不见为净。

    “大小姐您这是怎么了?摔伤啦?严重吗?”李婶的声音继续响起。

    穆雪芝一愣,摔伤?

    一回头,就看见李婶扶着蔺锦璇走进院来,一只脚上缠着绷带,完全靠另一只脚走路。

    “妈……”蔺锦璇也看到了她,停下脚步,叫了一声。

    穆雪芝白了她一眼,“你还回来干什么?”

    “对不起妈,刚刚是我太冲动,太没有礼貌了。赵阿姨在哪里?我跟她道歉。”蔺锦璇一脸的抱歉,让人看着不忍责怪。

    她向来温顺懂事,从小到大,也只有蔺锦悦最让人不省心。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穆雪芝才更偏爱小女儿一些,因为她知道,即便自己不管大女儿,她也能把自己料理的很好。

    这一段时间,蔺锦悦躺在床上不动,穆雪芝也好好的反省了一阵,越反省越觉得愧对大女儿蔺锦璇,这才想着她都二十三了,还没谈恋爱,一着急,就给她安排了相亲。

    穆雪芝想着,也觉得有些对不起她,便起身走了过去,“还赵阿姨,你就这么摔门走了,你有没有想过让我怎么下台?”抱怨着,又看了一眼她的脚踝:“你这是怎么了?要紧吗?””

    蔺锦璇笑着摇摇头:“不碍事的妈,只是摔伤了而已,医生说休息两天就能好了。”

    “你也越来越不让我省心了。”穆雪芝抱怨着,从李婶手里接过她的胳膊,扶着她往屋子里走。

    上了楼,蔺锦璇躺在了床上。

    “你等着,我让佣人给你煲鸡汤去。”穆雪芝说着,便出了房门。

    蔺锦璇嘴角温顺的笑意,几乎在房门重新关上的那一刻消失殆尽。

    她拿了个枕头垫在腰部,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烫金名片,上面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映入眼帘——

    “陆氏执行常务,陆靖北。”

    蔺锦璇伸手,纤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那几个字,嘴角扬起一抹笑容,眼底却闪过一抹算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