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是说你短期不会谈恋爱,但是你想想看你现在多大了,你今年二十三了。女人最好的年纪就是二十岁左右,我当初就是二十岁嫁给你亲生父亲的。锦璇,听妈妈的,你先跟朗日哥哥相处一下看看。他家

    是搞煤矿业的,家境殷实,而且他也老实。将来你们要是结了婚,还不是任你摆布……”

    穆雪芝说的眉飞色舞,蔺锦璇最终打断了她:“妈妈,我现在不想恋爱,更加不想结婚,麻烦您不要再忙着帮我张罗了。”“你……”穆雪芝一愣,一巴掌拍在她的肩上,恨铁不成钢道:“现在你妹妹搞成这个样子,你也变得不听话了是不是?你说说,我一个女人,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们姐妹拉扯大,你们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啊?”

    穆雪芝的那些伎俩,蔺锦璇再清楚不过,眼下她要是妥协了,接下来还会有数不清的相亲等着她。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对不起妈,我真的要走了。”蔺锦璇说着,挣开穆雪芝的手,逃也似得跑出了蔺家大门。

    “小姐……”司机站在车前,见她过来,毕恭毕敬的弯腰行礼。

    “嗯,送我去图书馆。”蔺锦璇说着就要伸手拉车门。

    “不准送她!”身后,忽然传来穆雪芝气急败坏的声音。

    蔺锦璇回头,便看见穆雪芝难看的脸色,“锦璇,你今天要不听我的话,你以后就别回来了。”

    “妈,您别逼我做我不喜欢做的事情好吗?”蔺锦璇头疼。

    有这样的一个母亲,她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我不逼你,你走吧,走了就不要回来了。”穆雪芝向来都是家里的女主人,说一不二,眼下她很想蔺锦璇能留下来,不然她以后再赵太太的面前难做人,但是她却没办法放低姿态,依旧只能用这样高

    傲的语气来表达。

    “妈,您非要这么蛮不讲理吗?”蔺锦璇失望的摇头,“我根本不喜欢那个什么朗日,您为了钱,真的连亲生女儿都可以不要吗?”

    穆雪芝一愣,随即为自己辩驳:“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你好。可是你看看你,自从锦悦出事以后,你都变成什么样了?以前的你不是很温顺的吗?”

    大女儿一向很让她省心,她已经习惯了她的听话乖巧,现在很不适应她的叛逆。

    蔺锦璇的电话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挂断,然后抬头对穆雪芝道:“您什么时候想让我回来,再给我打电话吧。我先走了。”

    说完,也不再去拉车门,而是绕过车子,直接走出了蔺家大院。

    走出老远,还能听到穆雪芝的骂声:“白眼狼,一个个的都是白眼狼,走了就别回来了!”

    蔺锦璇低着头急急的行走,她必须得走出这一片别墅区,出去了才能打到车。

    然而在前方一个转弯的地方,她却差点跟忽然冲出来的黑色悍马轿车撞到。

    “吱嘎——”

    刺耳的刹车声在耳边响起,蔺锦璇吓得往后退了两步,然后脚下一崴,摔倒在地上。

    车门打开,一双棕色的鹿皮皮鞋出现在她眼前。

    “你没事吧?”一道好听的声音自头顶响起。

    蔺锦璇愣了一下,抬头,视线缓缓往上。

    鹿皮皮鞋往上,是一截笔直的黑色裤管,然后是白色的衬衫,再往上,是一张帅气的脸。

    “没有撞到你吧?”男人冲她微微一笑,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温和又儒雅,看着很舒服。

    蔺锦璇回过神来,“没,没事。”

    伸手撑着地面想站起来,右脚用力的一刹那,脚跟却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

    “啊——”

    她吃痛的低呼,还没站稳便再次往旁边倾倒。

    男人的俊脸在面前放大,接着她腰间一紧,一只大手稳稳地托住了她。

    “谢谢。”蔺锦璇有些不自在,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跟男人靠这么近。

    “你的脚崴了,能站吗?”男人放开了她的腰,扶着她站稳。

    蔺锦璇又试了试,脚跟还是不能用力,一着地就疼的厉害。

    她摇摇头:“不行。好疼。”

    “我送你去医院吧?”男人说道。

    “可是我跟朋友约好了要去图书馆……”蔺锦璇面露难色。

    “然而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怎么过去?”男人摊手,也有些无奈。

    蔺锦璇抿唇想了想,“那麻烦您送我去一下医院吧。”

    她现在脚踝火辣辣的痛,估计是崴着了,图书馆改天也可以去,还是先去把脚看好了再说。

    “没事,我应该的,要不是我差点撞到你,你也不会摔倒。”男人说着,搀扶着她坐上了那辆黑色的轿车。

    “真是抱歉啊,我以为这边不会有人出来……”

    车上,男人再一次向她道歉。

    蔺锦璇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我也有责任,要不是我横闯马路,也不会正好撞见您。”

    “还好没事,不然我真的要愧疚死了。”男人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