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夜色娱乐会所内一片嘈杂,纵然每个房间都做了很好的隔音,但走在走廊里,还是会被里面传出的不成调的声音震的头昏脑涨。

    一个包厢的门被猛地推开,穿着紧身短裤和黑色吊带衫的女孩从里面冲出来,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嘴,匆匆的奔向走廊尽头的洗手间,因为不看路,期间还差点撞上端着酒的服务生。

    而她刚出来,包厢里就也走出来两个身形魁梧的西装男,扯着领带跟着她去了洗手间,。

    那两个西装男并不是要上洗手间,而是等在洗手间的门外,好像是特意出来监视女孩,怕她中途逃跑的一样。

    “呕——”穆夏扒着马桶,几乎把五脏都连着吐出来。

    丫的,今天她算是碰到个不好糊弄的主了。

    包厢里那几个衬衫男,是不是跟她有仇?她这已经是今天晚上,短短的两个小时内,第七次来洗手间吐了。

    第三次来吐的时候,她就想撤了。但是没想到那几个衬衫男精明的很,竟然派了两个跟过来,就等在洗手间的门口。然后二话不说的架着她就走,进了包厢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继续灌酒。

    她现在感觉,自己血管里流的都是酒精。

    不行,得再给蔺瑶打个电话,她再不来,她真的要被扒皮了。

    穆夏靠在墙上,晕乎乎的去找放在短裤兜里的手机。

    但是,手却摸了个空。

    手机呢?

    穆夏的酒意立马醒了一大半,她将身上所有的口袋都找遍,可仍旧没有找到她的手机。

    等等……

    她刚刚在包厢,是不是醉醺醺的觉得口袋里有个什么东西膈应,就直接拿出来随手扔到一边了?

    天,那膈应的东西,竟然是手机!

    她竟然把最后一点可以逃走的机会都丢了?她这算不算自作孽?

    她实在不敢出去了,现在出去,等着她的,还会是无止境的灌酒,她还这么年轻,这样喝下去,会死掉吧?

    不不不,她不能死,她还有病重的母亲要养活,还有很多事情还没做呢。

    可是她继续待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啊!

    穆夏的头剧烈的疼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醉酒的缘故,还是愁的。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热得不正常,呼吸也越来越重,反正也出不去,她干脆反锁了隔间的门,坐在马桶上,头靠在冰冷的木板上,换取片刻的舒适。

    一阵倦意袭来,她沉重的眼皮一点点往下掉……

    隐约间,似乎听见有人在说话,她晕晕乎乎睁开眼睛,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薄总,我求求您,我求求您,得饶人处且饶人,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下次绝对不会再犯了。”

    穆夏皱皱眉,她能听得出,这是个大概中年的男人。

    “李叔,看你说的,好像我要吃了你似的。”

    另一道声音响起,清冽而年轻,带着一种缓缓的韵律,却也有种让人遍体生寒的冷意。

    穆夏迷迷糊糊的又要开始打迷糊。“薄总,设计稿真的不是我泄露出去的,如果我真要干这种事,我也不会傻到用自己家的IP地址,一定是有人陷害我,想把我赶出公司!薄总……”年纪大的声音里满是乞求,还夹杂着一丝愤怒,似乎恨

    不得把陷害他的那个人碎尸万段。

    “薄总,我真的不能失去这份工作,我一家子老小还等着我来养,假如失去了这份工作,我会活不下去的薄总,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求求您了……”

    中年男人的语气带着明显的恳求和对前途未来的迷茫惶恐。

    而那个年轻的声音始终没再说话,外面传来流水声,穆夏猜想,那个被称作薄总的男人,应该是在对着镜子,云淡风轻的整理着头发或者衣领什么的。

    穆夏调换了一下姿势,闭着眼睛继续睡。

    “薄总,您要相信我,设计稿真的不是我泄露的……”

    “我信。”年轻的声音终于再度响起,依旧平淡而冷漠。

    穆夏微微蹙了蹙眉。

    “啊?”中年男人似乎不敢相信,随即是激动的喜悦:“薄总,您……您真的相信我?”

    年轻男人的声音轻飘飘的飘过来,“当然。我自己做的事情,我怎么会不清楚?”

    穆夏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可是嘴角却不禁扬起了一抹嘲讽。

    果然,这个世界上,还是坏人多。尤其是尔虞我诈的商场!

    中年男人似乎终于从极度震惊中回过神来,颤声道:“薄……薄总,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您……您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没有啊。”年轻男人轻笑了两声,“我只是觉得李叔年纪大了,是时候应该退休,享享清福了。况且你也知道,T.R最需要的是人才,而不是倚老卖老的油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