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是?”

    她是学设计的,上面的图纸她怎么会看不懂,但是让她嘴巴张成O型的,不是那张宏观的图纸,而是……

    右上角的一小行字:“项目设计师,蔺瑶。”

    “三少,这个蔺瑶,跟我同名?”

    她能想到的,也只是这个。

    总不可能,让她一个还没毕业的、乳臭未干的设计专业的大学生来完成这个设计图吧?

    陆靖琛看着她,缓缓点了点头:“这是M.G内部员工设计出来的,但是我不是很满意,你不是学设计的吗?给点意见,或者,你重新设计一份?”

    这……

    蔺瑶眨眨眼,他这是对她抱有太大希望,还是纯粹只是想看她出丑啊?

    “这份设计图没问题啊。”她十分认真道:“而且,我的道行不够深,就算让我设计,我设计出来的东西您未必就满意了。”

    M.G是什么地方?

    这里肯定是卧虎藏龙的,她还是不要来凑这份热闹了。

    “这么没信心?”陆靖琛挑眉,“不是暑假打算找工作实习吗?这就是给你入门的试卷。”

    什……什么?

    入门的试卷?实习?来M.G?

    他会这么好?是不是真的吃错药了?还是下飞机的时候脑袋被门夹了?

    她表示严重怀疑!

    陆靖琛也不管她异样的眼神,只是说道:“给你五天的时间,重新给我一份你的设计稿。要是能合格,就进M.G实习,要是不合格,以后也别想着进M.G了。”

    言下之意,这是她唯一的一次机会。

    她必须全力以赴,不能懈怠。

    错过这次机会,下一次再想进来,就很难了。

    “那您会给我开后门吗?”蔺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一句话就这么毫无预兆的脱口而出。

    说完她就后悔了。

    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即便想收回也不行了。

    她对上陆靖琛那双黑亮的眼睛,心中一跳,赶紧站起身:“那我回去设计了。”

    “不用了。”陆靖琛淡淡的声音传来,随手拿了个什么遥控器,朝办公室西南角落按了一下。

    只见那边一个自动升降的帘子缓缓收起,露出角落里的一个崭新的办公桌。

    “这是……给我的?”蔺瑶满眼的不确定。

    她现在可以肯定,陆靖琛不是脑子被门挤了,而是根本就是脑子坏了。

    他怎么忽然对自己这么好?

    让她心里怪害怕的。

    “喜欢吗?”陆靖琛问。

    他高大的身影就站在她的身边,明明此刻脸上没有阴冷,只有温和无害的微笑,可她却觉得脊背一阵阵的发凉。

    蔺瑶下意识的往旁边站了站,“三少,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您怎么忽然对我……”

    对我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陆靖琛嘴角扬起一个邪魅的弧度,却没再说什么。

    蔺瑶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眼里闪过一丝惊讶。

    “喂,大姐。”她走到一边接起电话,但这一句大姐,还是引来了陆靖琛的瞩目。她赶紧背过身去,不想让他听见。

    “蔺瑶,你现在有时间吗?我想来找你。”蔺锦璇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现在?”蔺瑶一愣,“你有什么事吗?我现在不在家。”

    “哦,那我晚点过去找你吧?”蔺锦璇道,好像怕她不明白似的,又在后面添了一句,“上次我在陆园见到商先生,他是一直住在陆园里吗?”

    “不是……”蔺瑶几乎想也没想的回答,“他只是三少的朋友,偶尔会来看一下三少而已。大姐您找我有什么事吗?三少不太喜欢别人进陆园,我……”

    “我明白的,那你明天有空吗?我们一起吃个饭?”蔺锦璇道。

    “我最近五天可能都没有时间。”蔺瑶为难道,陆靖琛刚刚扔给她一个设计任务,还特意给她置办了新的办公桌和电脑,她要是敢作死的不把这个任务完成的漂亮又妥帖,她就等着花样死吧。

    “那好吧。”蔺锦璇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失落,“那等你哪天有时间我再找你。”

    “嗯,好。”

    蔺瑶挂断电话回头,陆靖琛已经坐在办公桌前,低着头认真的处理起了文件。

    “三少,我可以开始了吗?”她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陆靖琛并未回答,甚至都没有抬头看她一眼,好像懒得管她。

    蔺瑶吐了吐舌头,没人管她倒落得个清闲,便拿着设计资料,走到了那个专门为自己置办的办公桌前坐下。

    椅子好宽好软,坐在上面就好像坐在欧式沙发上一样,好软。

    跟陆靖琛一起工作,蔺瑶果真是高估了自己,低估了他。

    倒不是陆靖琛骚扰她,反而是她自己,静不下来心。

    她的办公桌正对着陆靖琛的办公桌,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他。这还是认识这么久,第一次看见他这么认真的工作。

    陆靖琛坐在书桌前,用笔记本处理公务,表情专注,偶尔皱眉头,偶尔敲击键盘。

    工作时的他又跟平日里不一样,整个人都散发着冷肃强大的气场,白衬衫的领口微微张开着,姿态英挺而闲适,金色的阳光里,他每一个轮廓剪影都显得沉静端凝,愈发衬得容颜棱角分明。

    即便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就已经是一道美丽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