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半夜时分,蔺瑶又醒了。

    她是被身上的重物压醒的。

    入眼是一片黑漆漆,一个身体强壮的男人压在她的身上,粗重的喘息,火热的亲吻,尽数落在她的身上。

    蔺瑶下意识的以为那是陆靖琛,因为他最喜欢做这样的事情,半夜爬上她的床,压着她……

    “唔……三……三少,别……”她有些抗拒,因为想起是在老宅。

    身上的人动作一顿,一道清冽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宝贝儿,叫错人了。”

    蔺瑶猛地怔住,这道声音……

    “啪”的一声,床头灯被人打开,光亮闯进视线的时候,蔺瑶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睛。

    再睁开,看清身上的男人的脸,面色惨白。

    “二哥!”

    “对,就是我,叫二哥,叫靖北!”

    陆靖北双眼猩红,说着俯身下来,直接一伸手就扯破了她身上的睡衣……

    “啊——”

    蔺瑶猛地从床上坐起,室内一片明亮,阳光透过窗帘折射进来,已经是清晨了。

    原来是梦!

    蔺瑶抱着双膝,一身的冷汗淋漓。

    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她拍拍脑袋下了床。

    洗漱一番后,刚到楼下,就遇到了老管家。

    “三少夫人醒了。老爷在花园用早餐,请您一起过去。”

    “好的。”蔺瑶微微点头,往花园方向走去。

    花园里有一个四周都是玻璃的花房,旁边是个小小的茶室,还放着一张玻璃餐桌。

    阳光明媚的早晨,陆渊会让佣人们把窗户开开,然后坐在满是植物的世界里用早餐。

    清风徐徐,阳光洒在玻璃上,折射出一道道的光,整个花房看上去就像是座美丽的水晶宫,绿色的植物顺着窗台延伸而出,花朵开的鲜艳,让人突觉时光竟如此美好。

    “爷爷。”蔺瑶走进花房,刚叫了一声爷爷,目光落到他身旁位置上的陆靖北的身上,顿了顿。

    “蔺瑶起来了,快坐下,吃早饭。”陆渊热情的招呼着,让佣人又给添了一副碗筷。

    蔺瑶坐下,难免跟陆靖北面对面。

    “爷爷起的好早。”蔺瑶笑着问陆渊,却一直不敢将视线和陆靖北对上。

    不管是昨晚的事情,还是她的那个难以言喻的梦,都让她对眼前这个男人,充满了排斥和畏惧。

    “人上了年纪啊,就不会再睡懒觉了,晚上睡得早,夜里总是失眠,早晨很早就起来了。”陆渊笑着回答,又问她:“昨天晚上睡得好吗?还习惯吗?”

    “挺好的。”蔺瑶点头,接过佣人手里的碗,站起身给陆渊盛粥。

    “靖北啊,公司那边的事情都还顺利吗?”陆渊一边低着头喝粥,一边状似无意的问。

    陆靖北脸上也是云淡风轻的,像是下属在给上司汇报工作一样平常:“都挺好的,和美国那边的合作也已经在进行了,就是M.R那边的合作项目,不太好谈。”

    听到M.R,蔺瑶喝粥的动作微微顿了顿。

    陆靖北不知道陆靖琛的秘密,那么他也必然不知道陆靖琛就是商隐之,整个M.R都是他的。

    但是陆渊是知道内情的,他是不是也知道M.R其实就是自己这个孙子的呢?

    蔺瑶想着,便不经意的抬头看了陆渊一眼。却见他脸上没什么波动,好像完全不知情一样的:“M.R的商总为人神秘,形事肯定也不走寻常路,他们的合作,不是那么好谈的。M.R这么容易拿下,就不会有那么多大企业争相恐后的去热脸贴冷屁股

    了。”

    蔺瑶不是很懂商场上的事情,但是以前就听说M.R很厉害,这次能在陆渊口中听见这么高的评价,那说明,M.R比她想象中的可能还要厉害很多。

    “我知道。”陆靖北态度谦卑,“我会努力跟进的。”

    陆渊放下碗,拿起手帕擦了擦嘴,“我吃饱了,先去休息一会,丫头,等会你过来花园找我。”

    陆靖北站起身,蔺瑶也跟着站起身:“好的,爷爷。”

    陆渊一走,花房里就只剩下了她跟陆靖北两个人,好在旁边还站着两个伺候的佣人,不然的话,蔺瑶肯定放下碗筷跟着陆渊一起离开了。

    她默默低头吃饭,决定当个隐形人。

    但是陆靖北似乎并不想如她的愿,“还在介意昨天晚上的事?”

    “没有。”蔺瑶答的爽快,迅速扒了两口粥,放下碗筷:“我吃饱了,二哥你慢慢吃。”

    谁知她刚站起身,陆靖北也跟着站起身来:“我也吃好了,一起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