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想来公司上班?”陆靖北似乎有些意外。

    “嗯,我来,你要吗?”肖珊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好像一只即将要被主人丢弃的小猫,用这样可怜楚楚的眼神看着主人,渴望能唤起主人心底的最后一丝不舍。

    “可是,这得经过爷爷的同意……”陆靖北为难道。

    肖珊顿时泄了气:“那肯定没戏啊,爷爷那么讨厌我,怎么会同意让我进公司,还待在你的身边照顾你呢?肯定不行,肯定不行。”

    陆靖北道:“你知道的,我只是代理爷爷打点公司而已,很多方面我都是要听他老人家的,尤其是你的身份尴尬,他也需要些时间接受。”

    肖珊哭丧着一张脸:“我怎么觉得不是呢?你看爷爷对蔺瑶那么好,可是就独独对我,满一副冷冰冰的样子,靖北,我心里好难受啊。”

    “爷爷他没恶意的,大概也就是在乎你以前跟靖琛的那一段过去。你知道的,爷爷一向很疼靖琛。”

    “那我无聊的时候可不可以去公司找你?我不会打搅你工作的,就坐在旁边看着你就够了。还可以给你端茶递水,整理文件,我都能做的。”肖珊急切道。

    车子刚好驶到一个十字路口,前方正好是红灯,陆靖北将车缓缓停下,转过头看着她:“我怎么舍得让你做这些,心疼你还来不及呢。这样吧,你不是一直想开一个美容店吗?我出资,给你开。”

    “可是人家只想跟你在一起……”因为她总觉得好像陆靖北对她疏远了不少。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这样的,但凡不联系了,就会变得十分陌生,只有经常接触,才能保证感情的新鲜。况且,陆靖北这么优秀又优雅的男人,很容易招蜂引蝶,假如她不想办法去公司看看,万一

    他身边被那些莺莺燕燕围绕怎么办?

    肖珊心中一思忖,想着自己一定要出其不意,最好是悄悄的过去,于是面上答应下来:“好吧,我不去你公司。你也不用给我开什么美容店,我就在家做个贤妻良母就行了。”

    肖珊说着,脸上浮起幸福的微笑。

    绿灯亮起,陆靖北脸上恢复淡漠,踩下油门,驱车往前……

    ——

    暑假的第一天,蔺瑶就被陆靖琛折腾的直不起腰。第二天勉强下床,双脚落地都能感觉到身上某处的疼痛。

    昨晚回来以后,她好像说错了什么,又好像并没有,反正又稀里糊涂的被他再次压在了床上。

    他要起来的精力,真的很吓人!

    暑假的第一天,陆靖琛不在陆园,蔺瑶浑身都痛,走路都痛,哪里都去不了,吃完早饭以后,就去花园散步,然后就躺在泳池边的椅子上睡着了。

    直到一个霸道火热的吻将她弄醒,迷迷糊糊睁眼间看见陆靖琛近在咫尺的俊脸,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陆靖琛微微睁眼,长臂一捞,将她圈进了怀里。

    结束了一个绵长的亲吻以后,他才稍稍松开她一些,搂着她腰的手却没有马上松开。

    陆靖琛低头看着怀里微喘的小女人,嘴角愉悦的扬起。

    在蔺瑶出现以前,他觉得自己可以干巴巴的过一辈子,然而自从她出现后,他才真正领略了什么叫做食髓知味。

    原来他也可以像一个正常男人一样,对一个女人有感觉,也能不知疲倦的品尝她的甜美。而那过程,竟然他觉得无比的美好,每天都想,似乎永远要不够。而他对着别的女人,却完全提不起兴致来。

    “女人,你究竟给我下了什么药?”他嗓音喃喃,倏然凑近,猛地一下咬住了她的唇瓣,轻轻一吮。

    “嗯……”蔺瑶下意识的发出一声轻哼,“什么……什么药?”

    “你给我下的药。”他低低喃喃重复,随着话音落,再次重复刚刚的动作。摄住她的唇瓣,细细的吮。

    莫名的心痒难耐,蔺瑶实在难以接受他的挑逗,伸手去推他,他却岿然不动。

    “我……我没给你下药。”她单纯的解释道。

    陆靖琛抬头,看着她的眸像是浸了墨,“那我为什么总是这么想要你?嗯?给我一个解释。”

    他说着,再次俯身凑过来。

    蔺瑶赶紧偏头,堪堪躲过,下一秒,脖子上却印上一朵鲜艳的红梅。

    “我要将你圈在我身边一辈子。”他又咬住她的耳朵。

    “说好的十年,十年以后我会把钱还给你的。”蔺瑶道。

    陆靖琛动作猛地顿住,“你想走?”

    蔺瑶一愣,这个不是他们一开始就说好的吗?

    他又忽的勾唇一笑:“蔺瑶,从你踏进陆园的那一刻开始,你就注定无法再逃离了。”

    蔺瑶一慌:“可是我们都说好了的……”

    “说好了?”陆靖琛嘴角的笑容渐凉,“我最喜欢做反悔这种事了,不相信,你可以试试看。”

    言罢,他俯身,再次咬住她的耳朵。

    “你……”蔺瑶说不上话,甚至喘不上气,断断续续道:“你说话不算话,混蛋~”

    陆靖琛也不恼,反而笑的更加灿烂:“还有更混蛋的,你要见识吗?”话音落,只听撕拉一声衣料被扯破的声响,蔺瑶身上亦是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