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陆靖北出了房门,下了楼到了一楼大厅。此时夜深人静,老宅内跟陆园的规矩差不多,一到晚上就很安静,也没什么人走动。

    他脚步放的很轻,推开屋门走了出去,监控室就在前面,他必须马上去看看监控录像,到了明天,可能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正要抬脚过去,却觉手腕一紧,一人挽住了他的胳膊跳了出来:“靖北,这么晚了你要去哪儿啊?”

    陆靖北一惊,肖珊一脸倦意的抱着他的胳膊。

    “你跟着我?”陆靖北语气中带着一股子寒意。

    肖珊对上他冷峻的脸,察觉到他不高兴了,立刻正色:“我没有,我就是刚好醒了,看见你没在,就出来找你。我在二楼的时候就看见你出了门,我就跟出来了。真的不是故意要跟着你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陆靖北现在很生气。但是究竟为什么生气,她却弄不明白。自己只是跟着他出来而已,好像没做什么吧?

    陆靖琛垂了眸子,再抬眼时,眸中的冰冷已经褪去,“抱歉,我有点过度紧张了。”

    “没事,”肖珊松了一口气,“靖北你怎么了?刚刚的面色好吓人。”

    陆靖北展现在人前的,一向都是温文尔雅的性格,刚刚那一面,肖珊一度觉得是自己的错觉。她的靖北最温柔体贴,而刚刚的他跟印象中的他完全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肖珊拍拍自己的脸颊,一定是自己没睡醒,才会产生错觉。

    “抱歉,我最近可能工作压力太大了,我只是想出来透透气……是我太紧张了。”陆靖北以手撑头,看上去很苦恼的样子。

    “没关系,靖北,你对我凶也没关系的,我愿意你对我凶,不管你对我怎么样,我都欣然接受。”肖珊拉着他的手,笑嘻嘻的说道。

    “谢谢你,肖珊。”陆靖北眼中溢满温柔。

    ——

    次日,陆靖北抽了个时间去了监控室,当他提出要调看昨天晚上的监控资料时,保安却告诉他,昨天晚上的监控设备出现了故障,所以昨天晚上的所有监控都毁了。

    陆靖北走出监控室,眉头深深皱着,几乎能夹死一只苍蝇。

    迎面,陆行帆从屋里走了出来,看见他,微笑打招呼:“二叔,早~”

    陆靖北走过去,面带温和笑容:“这么早去哪儿啊?”

    “上班啊,”陆行帆无奈的耸耸肩,“你知道的,现在我的小公司才刚刚运转起来,什么都得亲力亲为。”

    “这样挺好的,年轻人就要有上进心。”

    “那我不跟您说了,我先走了。”陆行帆说着,就要抬脚往前走。

    “行帆。”陆靖北忽然叫住他,“那个,蔺瑶在么?我有些关于靖琛的问题要问她。”

    陆行帆继续耸肩,白净的脸上一片茫然:“这我就不知道了,这么早,三婶应该还没起床吧?”

    “哦,”陆靖北应了一声。

    “我先走了二叔。”陆行帆冲他摆摆手,上了车。

    透过车窗看见陆靖北转身回了屋,陆行帆撇撇嘴道:“老狐狸!”

    发动汽车,驱车离开。

    身后响起汽车引擎发动的声响,陆靖北回过身,就看见陆行帆的车消失在老宅外的泊油路拐角处,不见了。

    他皱眉想了想,而后抬脚进了屋子。

    早饭老爷子跟大家一起吃,肖珊也走了下来,知道陆渊不待见她,便也没想着留下来吃早饭。

    “靖北,我先走了。”她站在门口,脸上是怯生生的神情。

    正在用餐的陆靖北转过头来:“你不吃饭吗?”

    “不了。”她摇摇头,“我不饿。我还有事,先走了。”

    “嗯,”陆靖北应了一声,拿了一个馒头一杯牛奶走过来,“你吃点垫垫,我去拿外套,我们一起走。”

    陆靖北的动作无疑给了她温暖,肖珊脸上浮起笑容,顺从的点点头。

    “爷爷,我跟珊珊先走了,您慢慢吃,我过两天再回来看您。”陆靖北跟陆园打了招呼,带着肖珊离开老宅。

    车上,肖珊将馒头和牛奶喝完,精神奕奕。

    “靖北,你是要去公司嘛?”肖珊转头看着陆靖北。

    “嗯,公司还有事需要处理,我就不送你回去了。”陆靖北目不斜视的道。

    肖珊抿了抿唇,“靖北,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

    “就是,我整天玩来玩去的就觉得好无聊,你缺不缺秘书,要不要我来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