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刚坐定,餐厅门口又走过来两个人。

    “爷爷。”甜美的女声响起,肖珊满面笑容的迈步过来,可是蔺瑶却看见陆渊面色沉了沉,好像并不待见。

    肖珊也不介意,只是呵呵的笑:“爷爷,好久不见了,我刚好去找靖北,他说要回来吃饭……是我让他带我回来的,爷爷您别生气。”

    陆渊用鼻子发出一声冷哼,很不友好的瞪了陆靖北一眼。

    肖珊一时间怔在那里,进退不是,有些尴尬。

    陆靖北悄然伸手握住她的肩膀,话却是对陆渊说的:“爷爷,珊珊只是想来看看您。”

    “既然来了,就坐吧。”陆渊没好气道。

    陆靖北跟肖珊落了座。

    肖珊坐在了蔺瑶的身边,而陆靖北则跟陆行帆坐在了一起。

    “二叔,你这是带肖珊姐见家长吗?”陆行帆嘿嘿的笑,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流转:“看来……好事将近了呀!”

    肖珊一脸娇羞,“行帆,好久不见了,你最近怎么样?我听说你现在自己经营公司啦,真厉害。”

    “也没什么,怎么都没有肖珊姐厉害,我在国外的同学都很崇拜你,还说下次有机会,一定要来亲自见您一面。”陆行帆笑道。

    肖珊是钢琴独奏家,现在是知名的了。

    一旁,陆梓樱嗤之以鼻:“陆行帆,你真不会说话,人家都快要成为你二婶了,还叫姐呢?”

    “要你管,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还有闲心管别人呢。”陆行帆不客气的回顶。

    “你……”陆梓樱气的直跳脚,一时气不过,干脆起身,拿了个甜筒就朝陆行帆砸过去。

    陆行帆敏捷的往旁边一闪,躲过了那个甜筒。而那个甜筒就直直朝蔺瑶飞去。

    “三婶当心……”陆行帆一声惊呼,想要伸手去拦,却有一只手比他更快。

    “啪嗒”一声,甜筒被一只大手成功拦截,只在蔺瑶鼻尖距离,好险就砸到她的脸。

    “靖北你没事吧?”身边的肖珊第一个站起身,伸手过来就握住了那只大手,抽了几张纸巾给他将手上的奶油擦拭干净。

    “没事。”陆靖北淡淡一笑收回手,关切的目光看向蔺瑶:“你没事吧?”

    “……”蔺瑶摇摇头,“没事,谢谢。”

    “不客气。”他温文一笑,随即起身:“爷爷,我先去下洗手间。”

    “嗯。”陆渊轻应了一声,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蔺瑶,来,这是我让厨房特意为你做的鸡汤,你尝尝。”陆渊面对蔺瑶时,又改成了满面慈祥的微笑。

    “谢谢爷爷。”

    陆梓樱轻哼了一声,不想再看蔺瑶,视线一偏,落在了她身边的肖珊身上。

    “喂,你跟我二叔都谈了这么久的恋爱了,什么时候打算结婚啊?”

    肖珊脸上浮现一抹羞涩:“靖北现在正是事业上升期,他忙于工作,我也支持他。所以结婚的事情不着急……”

    “嗤~”陆梓樱忽然发出一声低笑,看着肖珊的眼神也满是嘲讽:“只怕是你想进我们家的门,也进不来。首先,爷爷就不会同意!”

    “……”肖珊脸上的娇羞微微僵硬,但是她好像一点也不意外陆梓樱对她的态度,勾了勾唇笑的得体:“我知道大家都不喜欢我,我会努力做好的,直到你们都接受我。”陆梓樱继续冷笑:“那恐怕是不好意思了,你就是做再多,爷爷也不会原谅你的。当年你要是坚持留在三叔身边,或许还有成为陆三少夫人的机会。但是你却在三叔最需要安慰的时候,跟他分手,后来

    又勾搭上我二叔。呵~你还真有脸坐在这里。”

    蔺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陆渊以及餐桌上其他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然而陆梓樱的话虽然难听了点,却没人出面打断。

    肖珊处境尴尬,蔺瑶都有点为她担心了。

    但下一秒,她却噗嗤一声笑了。

    “你还笑的出来?”陆梓樱用不可理喻的眼神看着她,满满的都是嫌弃。

    “梓樱你误会我了,我知道当初我跟靖琛提出分手的时间有点尴尬,但是我绝对不是因为他遇难才要分手的。其实在之前,我们就已经谈过这个问题,只是一直拖着而已……”

    “你就算是想编理由,麻烦你也编的像点?”陆梓樱不客气的讽刺,“说谎都不会说,真是替你尴尬。”

    “……”

    陆梓樱说话犀利,肖珊面色阵青阵白,这下是真的说不出话来了。

    在陆家人面前,她必须要保留宽容大度的印象,她不方便跟陆梓樱明撕,当然,在座的诸位都是精明人,尤其是陆渊,因此她更不敢轻举妄动,就连回一句都要深思熟虑。

    陆梓樱大获全胜,忍不住得意:“我也实话告诉你吧,我二叔压根就不想跟你结婚,要是他想跟你结婚,也不用拖到今天了。他只是跟你玩玩,劝你就别做白日梦了。”

    这句话一出口,餐桌上立刻投来许多轻蔑的眼神,大多数人为了讨好陆渊,脸上甚至挂起了明显看不起的表情。

    陆渊只是垂眸喝着茶,仿佛没看见餐桌上的这不和谐的一幕。

    那一道道视线就像是一根根针,狠狠扎进了肖珊的心里,但她面上依旧挂着得体的微笑,只是面色禁不住的发白。